这些话秦雨几乎是喊出来的,她因为华生的话而被刺激得情绪就像是汹涌的浪潮一般,一波又一波袭来,根本停都停不住。

“你知道吗,在这里有我死去的哥哥,有虽然破旧贫寒但生我养我的家,还有视我如亲生妹妹的姐姐姐夫,这个城市,也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最熟悉最亲切的地方!”

“可我还是去了北国,尽管我的姐姐那么反对,可我却还是义无反顾跟着乔少霆到了北国!”

“在最初乔少霆怀疑我的时候,我虽然伤心生气,却还在心里为他辩解,可是后来,他将我都驱逐出北国了,我再也没有办法给他辩解了,我是彻彻底底伤了心!”

“离开北国后,我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日日夜夜我的心都在滴血,我的眼睛都在流泪!”

“到了最后我的眼睛都肿了,泪也都流干了!”

“尽管被他驱逐出北国时我已经绝望了,可我却不得不承认,在最初的日子里我还幻想过!幻想过他会来找我,幻想他告诉我他错了!”

“可是他没有,他从来没有来找过我!我的心也彻底死了!”

“华生,你现在有什么权利为乔少霆指责我!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痛苦吗!甚至如果不是想到我哥哥的话,我差点都要轻生了!”

说到这里秦雨忽然跑进了卧室,她从枕头下拿出了秦朗的照片。

她举着照片跑到华生面前,指着照片里的秦朗说道“你看到了没有!这是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他死前的心愿之一就是让我好好活着,幸幸福福活着!而正是因为我的哥哥!我才能撑下去的啊!”

不知道你现在在那里

“因为我的哥哥,我才没有轻生!没有因为痛苦而去糟蹋自己的生命!甚至我还重新活了过来!我开了烘培店,找到了人生的新目标,就在我要几乎都要遗忘过去重新开始的时候,你们却又找了过来!”

“你们让我重新想起过去的痛苦就算了!可在我拒绝乔少霆不肯原谅他的时候,你还跑来指责我!华生请问你凭什么!”

“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痛苦,凭什么来指责我!你没有权利!没有这个权利!”

秦雨的喊声,几乎要响彻整个楼道!

这也是她和华生认识那么久,第一次那么激动地和华生大喊大叫。

华生呆了。

这是第一次秦雨对他袒露心扉,将过去的挣扎和痛苦讲述给他听。

在来之前,他是对秦雨颇有微词。

觉得秦雨狠心,觉得秦雨过分!

可现在,他忽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脑中,只剩一片凌乱。

……

与此同时,方盼盼回来了。

她刚刚下楼去买早餐了。

到了楼下,忽然被一个人拉住。

方盼盼一看,是一楼住的老太太。

“奶奶,你好啊。”方盼盼笑着和对方打了一声招呼

老太太压低了声音“这秦雨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啊?”

方盼盼“……”

她一脸疑惑看着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