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他替主分忧,为主做选择,要么,他得知道一个战将的选项其实并不多。他能忍受污名,才能担得起重任。”吕娴道:“我要重用他,就必须得走这一步。宣高,我还是觉得坦坦荡荡的好,你觉得呢?!”

“坦荡光明磊落,无隐瞒,才是真正的重用大才之法。”臧霸也认同,道:“取舍之道。舍小义,取大义。子龙会懂得。”

“他肯定会懂。”吕娴道:“把马超提走吧。也坦荡的告诉他。要么当诱饵,要么现在走,被追兵杀掉或抓获,我们也脱身了。”

马超现在身上没绳子呢,不这么坦荡,他这人能听臧霸的才怪。他也一定要反着来,唱反调显得有个性的那种人。

臧霸应了。

“若他出言不逊,忍他一时也无妨。”吕娴道。

女公子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个,臧霸拧眉道:“他可是刚刚说了什么?!”

吕娴道:“想与徐州联姻。”说了,也是觉得好笑。亏他能想得出来。

臧霸不听则已,一听已是勃怒,大踏步的朝着马超去了。

吕娴看他们好像吵起来了,但没动手,就没管。难为臧霸与这厮吵架了。也够累的。

吕娴现在是半点不想再搭理马超。这一路虽然无聊,但也很累,尤其是现在,她的精力放在退敌上,没力气再与马超啰嗦了。

可是臧霸很生气,大骂了一通马超无耻厚颜,可是这人,却不痛不痒,还瞥着他,淡淡的来一句,“莫非你也有此意耶?!”

周薇_光阴十月

臧霸气的想戳瞎他的双眼!什么眼神?!这个人,如果是噎人,拿这种事来噎,其实很low,但为男子,绝不可以拿女子的名节开玩笑,这是最基本的教养,哪怕女公子并不是太在意,做为一个坦坦荡荡的男人,不能主动这样说话,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教养问题。如果不是噎人,而是真的这么以为,这个人还是不与他们在一条思路上。

这一点更可怕。

臧霸骂了一通,脸都是绿的,马超却以为戳中了他的心事,得意洋洋的道:“她怕是看不上你,她显然更欣赏赵云那种小白脸!”

呵!

臧霸也想把人给扔到十万八千里外去算了,便道:“给你两个选择!现在,离开这儿。咱们两不相欠。如何?!你可以走人,我们也可以脱身。”

马超冷笑道:“这个时候,弃我而去,与扔我进敌营有何区敌?!为了脱身,无所不用其极了吗?!我选第二个!”

“去做诱饵!”臧霸不容置疑,不想再与他辩论了,只冷冷的道:“诱敌深入,一举而歼之。咱们也就都脱身了,到时送你马和兵锐,你回你的西凉,别再缠着我们!”

马超深以为这个人为了赶走自己,真的无所不用其极了。便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嘴上却道:“诱饵?!凭什么我要做诱饵?!”

臧霸冷笑道:“要么,你自请去做诱饵,要么,你被我捆起来,押着去交接,做诱饵。自己选!”

马超锐冷的眸光,直凛凛的盯着臧霸,道:“要我自己选?!是想我自请去为诱饵了!?”

所以是既想达成目的,又不想担了利用他为诱的恶名?!

马超看臧霸握紧了剑,随时要拔剑的样子,便突然失笑,懒洋洋的道:“我去为诱便是!可惜我无兵,才为你们如此利用,若我有兵,那袁尚的区区追兵,超何曾看在眼中?!”

臧霸不理会他的自负,对左右道:“牵马来与他!”

兵士们应了,牵了马,给了马超趁手的兵器,马超试了试手,略有些不满意,不过如今这处境,能有的用,便算不错了。因此也不再多言语。他心里且憋着一股邪火呢,正好了,趁此去战一战袁尚的人,杀些人,也好出口恶气!

臧霸看了一眼马超,回首对吕娴拜别,道:“霸去也,女公子万务小心!”

赵云也点兵去了,便都各司其辞的散落开,各自引命而去。

赵云先带着精兵一千,先去口袋阵型那埋伏静候。

臧霸与马超一路,则开始引着追兵开始绕圈,把他们绕晕了头,不知方向以后,才没有阵型的假意狼狈的呈不规则逃亡路线往那去了。

而吕娴则在侧方接收消息,同时押着少余兵马和百姓,开始盯紧两翼。

暗影的消息不断的递来,吕娴便确定了他们的人数和方位,并且也确实是往马超的方向追去,并且呈集中方式的。

吕娴松了一口气,叫暗影还是要紧盯后方再可能有的追兵,这才往目的地继续合拢而去。

追兵的主将是郭援,他一直试图将马超给包抄,围而攻杀或擒。然而马超很狡猾,一直在跑,而且没有办法预判他的行动,便拔高了他围攻的难度,因此郭援心里的恼火可想而知。

他去包抄,马超总能突破,他去拦截,马超总能空离,而当他失去目标的时候,马超又跑回来,带着人与他厮杀一番,把他弄的焦头烂额,便是退心也没了,只有一定要擒到马超,杀了他泄恨的心思。

主要是马超这个人的举动真的太贱了。

把郭援给惹的一股脑的扎了进去,要与马超死磕不罢休的架势。

副将等人稍觉不对劲,劝郭援道:“将军,这马超,十分不对劲,几番所为,像是在吊着我军一般,还是要提高警惕。”

郭援原本是听不进去的,但想了想,便停下了马,细细思索一番,道:“的确不太对劲,他所带的兵马为数不多,但看着好像,不太像西凉的兵马,莫非他有人接应?!”

“倘是如此,若是有埋没,我军危矣,”副将道:“后军未至,我等先锋,还是不可莽撞,倘折损于此,恐难以向袁将军交代!”

重命在身,宁可无功,也不可有过啊。郭援是知道现在袁军的气氛的,正是备战要攻曹操之时,倘这时,有了败绩,实在是杀威风,这可对军心不利,对军旗,也是一种折辱。

因为这叫不合时宜。

都在胜利时,若是折损威风,这在袁营是要被奚落的事情,甚至可能会遭到降职,或是迁怒而斩首,都有可能。

因此郭援便有点犹豫了,便道:“原地扎营,先探探情况再说。”若有不对,便撤兵。当然了,立即撤兵,他是不甘心的!

因为他也想立功。在袁营,只凭军功说话。

因此便派出斥侯去探,一面扎下营来,又在附近巡逻消息。

但是马超贱就贱在哪儿呢?!人家追,他跑的厉害的很,人家不追了,他又折过来,来骚扰袁兵。大晚上的便领着人来烧营了。他也不是靠近,而是命人射火箭往袁兵营中去。

大半夜的,这风又大,这火势不就扩大了吗,这一片的林子烧了起来,这浓浓滚滚,呛人的厉害,这火一大,这营就乱,因此倒自乱了阵脚。

马超还领着人往营附近来骂,道:“要追杀我,也如此不痛快,当什么缩头乌龟?!姓郭的,给你爹出来一战!看我的厉害,追你老子追的这么紧,现在怎么不追了?!”

他娘的,他称谁的老子呢?!

郭援都气炸了,一面命人救火,一面点兵,弄的灰头土脸的果真来追马超,一面气恨的大骂,道:“马超,再走的是孬种!”

马超可不中他的计,凭他骂什么,他却是调头就往林子钻着跑了,又是大半夜的,哪里能辨清是什么方向?!

郭援追了一阵就失去了他的踪影,气的将头盔狠狠的掷在地上,道:“马孟起!我郭援若不杀汝,誓不为人!有种别跑!你他娘的,就是孬种!”

马超也没走远,隐在树林里,回骂道:“哼!就凭你?!你是什么东西?!凭你也想追到老虎?!臭鼬鼠,呵。”

臧霸嘴角一抽,看着马超,这个人,嘴真的太贱了!叫他来拉仇恨,诱敌,真是妙啊!这嘴,激怒别人,只在三言两语之间。脾气不好,气性大的,基本都得中他的招。

可见性格这个东西,太明显的是容易被人利用,但反而用之,效果的确意想不到。

原本是可以捆了他当诱饵的,可是臧霸有顾虑,不想让吕娴背一个不好的名声,所以叫马超主动诱敌。不料,效果意想不到的好。

这贱兮兮的语气,谁能受得了?!

他身边的人都已经忍着笑很辛苦了,偏偏又不能大声的笑出来,因此只能憋着。说实话,包括臧霸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真的服气了这个马超。

郭援气到爆炸,风太大,偏也辨不清他的具体方位,一时大骂道:“马孟起!凭你也休多言,他日,我主公定杀到西凉,叫你马氏跪到求饶,休与我多嘴逞英雄,有本事别躲,出来一战?!”

马超冷笑道:“等袁绍诛灭曹操再说吧?!你叫我战便战啊?!谁听你的?!”

郭援冷静的细听着他的方位,却偏辨不清。

马超道:“你却为袁绍拉仇恨,就不怕我马氏助曹灭袁?!”

郭援哈哈大笑,自负狂妄的道:“我主已灭公孙瓒,待败曹操,夺下许昌,自有踏破西凉之时,区区马氏,也敢威慑我主公?!我主公如此英明,岂容汝之小辈而威胁?!你配吗?!”

马超听了也是恼火的不行。

臧霸听了,是对袁绍阵营中战将的骄意叹为观止。这语气,不仅不为拉不必要的仇恨为耻,而以拉仇恨为荣了?!还未得之天下,就已骄天下,轻天下群雄。袁绍阵营里的氛围可想而知了。如果是这种氛围的话,也难怪赵云会呆不下去。

大战在即,无论实力有多强,一般情况不都是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势力吗,便是不能相帮,至少也不要到处拉仇恨,在后面找麻烦,不然背后失火,很麻烦的。

曹操是这么做的,他要与袁绍开战了,使者早到了凉州去与马腾和韩遂谈了,吕布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悲剧的是名声拖后腿,明明能团结的,也团结不上,这本来是没办法的事,可是袁绍不啊,他如今实力最强,倘若能虚心谦下,接受意见,谦恭下士,尊重各群雄,以他的实力,与曹操大战,并不难吧?!

毕竟不是一般的实力,而是十倍于曹操的魔王级别的实力啊。

臧霸听这话,也是有了新的认识。袁氏,的确是要到顶峰了,然后坠落。

而败一战,原本也没什么,只是骄人之人,必定遇败而无人助,绝对只会得到落井下石的结果。

但愿袁绍一直强到战无不败吧。呵,然而,吕布实力再强,也不是没有败的时候。谁能保证实力最强就不会遇败了?!

不管实力强还是弱,每一次交战,都需要用尽实力和力,这才是真正的用兵之道,用兵之法。吕娴拼命的做到了,从不敢大意。

可是这袁绍,俨然已经得意忘形,自恃己强,连马超也不放在眼里了!

吕娴虽然多番折辱马超,是特别无语他这个人,但是,对于凉州的实力,是半点不轻视,并且执意的用正常的外交方式,一直在与马腾与韩遂沟通的。

当然,这二人也没回应,确实也不考虑徐州吕布结盟的。可是不能因为无功,而不去努力。

这是态度问题。

吕娴在尽一切能为的事情。她一直深信事有转机。马腾与韩遂现在不会听,但是以后,有了转机,就一切不同了。

可是袁绍营,竟是如此的骄恣忘形,完不在乎得罪马腾。疯了吧?!

或是真以为能杀得了马超,或是能生擒了他去?!

杀了立威,或是擒他得利而威慑马腾?!

马超这性格哪能不恶语反击,冷笑道:“配不配的,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有本事,来杀我。就怕你也不配!”

郭援气的大骂,道:“马氏小儿,待我擒之,定将你大卸大块,斩下你项上人头,解今日之恨!”

马超还要对骂,臧霸怕他也忘了形,制止了他,马超余恨未消,咬牙切齿,上了马跑了。

郭援是气炸了肺,待将火灭了,收了营,自然不能忍下这等的挑衅,带着精锐营,一路沿着马超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