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梁湘闻言,眉头微微皱起。

给予段云的企业一些照顾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深圳的土地并不是梁湘个人的,不能随随便便几句话就批给别人,任何企业用地申请都是有相关政策严格规定的,身为市长,他也不可能善作主张。

“老梁,其实咱们深圳市政府对于一些技术先进,有出口创汇能力的企业一直是有相关优惠政策的,而且我觉得段云同志他的个人能力确实非常出色,而且之前也在广交会上有过非常好的成绩,这样的企业,理应得到一些优先照顾……”眼见梁湘有些犹豫,副市长邱建林立刻在一旁说道。

“是啊,梁市长,前段时间我也一直和国外的客商保持联系,他们也希望能够今年从我们厂进入更多的产品,但是一些客观条件制约了我们厂的产能,希望梁市长您能酌情给予一定支持。”段云也连忙跟着说道。

此时段云内心非常感谢邱建林,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都恨不得抱上去亲邱建林一口,刚才他的这句话对段云帮助实在太大了。

“嗯。”梁湘闻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咱们深圳市确实有优先照顾优秀重点企业的政策,这样好了……”

梁湘说话间,转头对坐在他身旁的一名工作人员说道:“小李,你记下这位段云同志的姓名和厂址,回头找个时间解决一下他们厂的问题。”

“好的。”那名被称作小李的工作人员闻言,立刻面带笑容的对段云说道:“你好,请问你有名片吗?”

“这是我的名片。”段云见状,立刻恭敬的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了那名工作人员。

“好的,有时间我会联系你。”那名工作人员接过段云名片后,礼貌的说道。

“谢谢,谢谢梁市长,谢谢邱副市长。”段云连忙感激的说道。

到了这一刻,段云对是心头一喜。

娇娘闺房等待君归来

不管他的工厂用地问题能不能解决,但至少梁湘已经给了他一个机会,就算拿不到土地,也应该会有一些政策上的支持。

段云早就有了盘算,这次如果能有机会和市政府面对面商议的话,他会尽可能的拿到一些工业用地,就算拿不到工业用地,他也可以退而求次,希望深圳市政府能从中协调,帮他从一些国企大厂那里或者便宜的原材料,最不济也要申请一些银行贷款,到了这个地步,段云应该是能拿到一些好处的。

“对了,小段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国家电子工业部的办公厅主任马福元,马主任,你也是开办电子厂的,马主任应该可以能够给你一些指点和建议。”梁湘对段云微微一笑,接着转头对马福元说道:“老马,这个年轻人是咱们深圳天音电子厂的总经理段云,他们厂的音响产品之前曾经出口创汇数百万,算得上是咱们深圳市当地优秀的私营电子企业。”

“马主任好!”段云见状,立刻满脸堆笑着伸出了手。

段云没有想到梁湘突然把自己介绍给马福元,这对段云而言绝对是个意外惊喜。

马福元将来要在深圳成立电子行业协会,段云也一直希望从中能占据一定的话语权,借着深圳发展电子业这个东风,迅速壮大自己的企业。

不过马福元成立的赛格集团主要是由100多家国营大型企业组成的,而私营企业则完被排除在这个集团之外,段云如果能够以私企的身份加入赛格集团的话,那么他将获得国内最好的技术和设备上的支持,这也是段云梦寐以求的结果。

“挺年轻啊。”此时马福元转过身来看了段云一眼后,有些意外的说道:“你们厂是不是在央视上做了广告?”

“是的,我们厂之前和央视签订了广告合同,在国内的销售量一直都很不错。”段云说道。

“不错。”马福元赞许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对于你们天音电子厂,确实是个很有特点的企业……”

“多谢马主任夸奖。”段云说道。

段云没有想到马福元居然也知道他的电子厂。

实际上当时国内出名的电子厂基本上都是国营大厂,包括同在央视做广告的燕舞电子厂,以及在国内非常有名的上海电子,而段云这样一家私营电子厂能在央视上打广告,这确实出乎很多人的意料,马福元常年关注国内电子业的发展,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引起马福元的关注。

但严格说来,段云的低音炮音响技术含量其实并不高,算不上高科技的电子产品,很多国营企业都可以做出同类产品,所以尽管马福源也关注过这家企业,但也仅此而已。

“年轻人有想法,有干劲儿,这一点很好,咱们深圳是个非常有活力的城市,希望你将来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就。”马福元微笑着说道。

“谢谢马主任鼓励!”段云客套了一句,接着说道:“马主任,其实我一直觉得咱们深圳市私营电子厂在市的电子工业中,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抱歉,那边有个外国客人正在和我打招呼,有时间咱们再聊。”马福元打断了段云的话,起身要走向另外一边的桌子。

很明显,马福元没有兴趣和段云多聊,毕竟今天参加酒会的有很多来自合资企业以及国企大厂的重要客人,所以不想和段云浪费太多的时间。

说到底,马福元毕竟是电子工业部的主任,他常年的工作的重点一直都是放在国内的大型国营电子企业上的,国有企业才是这个国家当前电子业的绝对主体核心力量,私企在国内电子产业布局中的分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哪怕段云这样有名的电子企业,在马福元眼中也只是个小角色而已。

“马主任,我的名片……”段云见状,连忙要掏出自己的名片交给马福元。

然而等他掏出名片的时候,马福元已经起身离开了桌子,将段云晾在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