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欢拿着和一元硬币一样大小的种子仔细观察,而战士们七手八脚的收集着种子。远方的山脊上五千多阿兹特克人正朝着吴欢的营地过来。

阿兹特克人并不是因为吴欢砍倒橡胶树来的,他们是来抓俘虏,准备给太阳神献祭的。这个时节是他们献祭太阳神最好的时节。

有了橡胶种子和树叶,寻找橡胶树非常简单的事情。吴欢当然不只找橡胶树,而且让战士们割橡胶,能带回去多少是多少,毕竟电气要研究起来,轮胎也要弄出来,密封圈什么的,都非常重要。

在警戒的连队发现正在行进中的阿兹特克人,立刻向吴欢汇报。吴欢不会认为,这些印第安人会和科利马那些印第安人那样温顺,他立刻下令警戒。

这时候的他还在幻想和平,认为自己不是西班牙殖民者,靠刀枪征服这些印第安人。

信号弹升起,在雨林中的战士们发现信号弹后,迅速集结退回营寨。

赵文理站在山岗上,看着远处的信号弹,立刻召集自己的排,往回赶。他们是处于最外围,走的最远的连队之一。

他们撤退到一半的时候,阿兹特克人已经围上来了。赵文理本来就是老兵油子,他在程家徵麾下待了很久,经常和突厥人,契丹人,奚人打交道。

他知道和野蛮人讲道理,最直接的最有效的,就是武器,把对方弄死了,再和对方讲。

他看到头阿兹特克人,手上拿着一个羽毛编的旗子,头顶羽毛,身上围着兽皮,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身边的人千奇百怪,脸上,身上纹着各种纹身,却看不出什么东西。

带头的人拿着旗帜指向他,赵文理拿着散弹枪,一边骂道:“指你吗的指!弄死你!”一边就朝带头的阿兹特克人射击。

那个阿兹特克人应声倒地,他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也是神职人员,地位非常崇高。边上的阿兹特克战士看看地上的指挥官,愣了一下。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6个阿兹特克战士抬起指挥官的尸体就往回跑,其他的几百人就向赵文理他们冲过来。

赵文理打死阿兹特克人之后,并没有停手,一口气把散弹枪里的子弹打光,而其他战士也开始射击。

一时间枪声大作,大片的阿兹特克人被打倒。而阿兹特克人的抛石,投矛,标枪,雨点一样飞过来。但距离非常远,根本就伤不到战士。

赵文理这里打起来了,其他地方也跟着打起来,一时间整个雨林里到处是枪声。

其实和赵文理一样还没有退回营寨的人,不在少数。有些还在迟疑,打还是不打,听到枪声之后,立刻就开始射击。

瞭望塔上的炮兵观察员,观察着雨林里的情况,除了山地上能看到少量的阿兹特克人,其他地方,只听到枪声,惨叫,手雷爆炸。根本不知道迫击炮该打向何处。

赵文理身边的一个战士被抛矛射穿伤小腿,却不知道为什么?几分钟后就是死了。他意识到矛上有剧毒,他立刻大喊:“当心,他们的矛上有剧毒,不要让矛,箭,伤到人。”

赵文理喊完,就看到一个战士被躲在树后的阿兹特克人一刀劈下头,赵文理一枪把那个阿兹特克人的脑袋打爆了。

阿兹特克人没有金属武器,并不意味着他们砍不了别人的脑袋。他们的手上的武器叫“马夸威特”,马夸威特的主体是一根不到1米长、宽约10厘米的木棒,像是一把木质船桨。

马夸威特的两侧是黑曜石片,这些黑曜石片非常的锋利,割到**,无不被割开巨大的口子,用它杀死没有金属防具的敌人和猎物是轻而易举事情。

赵文理一眨眼间就两个部下战死,这是他到沈阳后,第一次损失这样的大,这让他非常的恼火。

他大喊:“冲!干死这些野人。”

说完,他从树后闪出,直面阿兹特克人。手上的散弹枪子弹打完,立刻抛出手榴弹。一个接一个的抛,在他前面20多米的扇面,形成一道死亡屏障。

赵文理装着子弹,也不躲树后,装一发,打一发,步步往前逼。其他战士也离开树木,开始向前突进。

吴欢听到树林的战斗越来激烈,意识到脱离接触,保持和平,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没有和平可言,那么就没有必要留什么脸面,于是下令留下警卫团,其他的部队立刻出营作战。并且命令炮兵,在可能的情况下,支援作战。

炮兵得到命令,立刻对几个明显的山坡进行轰击。

炮弹落在树杈上,炮弹凌空爆炸,把树木炸碎,形成漫天的弹片和木屑雨,在爆炸周围的百米内形成死亡之雨。

32门120迫击炮一次炮击,就把一个上千平方米的斜坡,给洗了一遍。茂密的绿色的雨林,居然露出地面来。

本来在树林里的部队,打的心理不踏实,毕竟没有接到作战的命令。现在听到迫击炮在支持他们作战,心中踏实下来,纷纷有防守转为进攻。

后面进入部队,迅速补充各个方向的兵力,形式开始明朗。

好战而迷信的阿兹特克人,对发出尖利的武器,还有发出雷声的武器,认为是神的武器,这是来惩罚他们的,使他们再没有胆气再抵抗下去,跑的跑,跪地投降的跪地投降。

整个作战前后不过10多分钟,而作战部队感觉像几个世纪那么长。第一次在雨林中作战,配合,作战方式,作战方针都出现了问题,致使吴欢成军以来少有的损失。

吴欢看着30多具遗体,还有50多人伤员。他铁青着脸,他记得西班牙殖民者并没有损失多少人。而自己一次就损失了这样多人,看来自己的心还是太软了。

平阳公主在吴欢身后,知道吴欢想什么,轻轻的说道:“这事情,不怨你,是我们都太松懈了。”

吴欢摇摇头说道:“不!不全是你们的错,这错最大的是我,我一度认为所有的印第安人都是好客的。这样的想法,同样盖到阿兹特克人身上,所以,今天不出现这样的事情,明天也会。”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