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台国宾餐厅的环境非常的好,一路进去,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花草丛丛的,现在又是夏天,正是花草树木比较旺盛的季节。

菜点的是宫廷宴。

说不上来多好吃,但是每一道都很精致,而且分量也很少,服务员的素质也非常的高和漂亮,也不难理解,这里是经常是招待外宾的地方,新闻发布会经常在这里开,服务员素质好,长的好也就不难理解了,每上一道菜的时候,服务员也会专门介绍菜的用材,出处,做法,比如烤鸭就很不错,比聚德的味道还要好上那么几分,据服务员说上来的佛跳墙更是这里的招牌菜,是国宝级大厨候瑞轩老先生亲自做的。

酒有两种,一种是国宾酒,一种是茅台。

关键是有牌面。

叶枫现在虽然说有钱,但毕竟现在的他本质上是属于暴发户的,加上虚荣心也是每个人都有的,所以他也觉得很有面子。

不知道是不是环境的影响,在这样的地方吃饭,其他一些人也显得彬彬有礼了很多,甚至是冯三德也显得很有素质。

现在的叶枫很喜欢潜移默化的观察人。

陈煌是一个什么时候都很稳的人,高档的场所也应该去过很多次,所以他就是很平淡,而这种平淡是由于个人的底气养成的。

侯耀和周一航是江南人,高级场所也去过不少,但是像燕京这样的地方来的次数应该比较少,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

侯耀跟周一航在这里吃饭会有一点情绪高涨,因为有面子,生意往来中,互相招待人,去高级的场所,这都是因为要让对方感觉到有面子。

王浩跟周一航侯耀他们都喝了酒,软中华已经拿出了第二包,本身环保局科员,再往上没多大机会,也知道侯耀他们是官二代,所以王浩会有一点想要跟周一航他们搞好关系的心理,这里面有一个有意思的点,王浩真正想搞好关系的人是陈煌。

秋日美少女憧憬未来

因为侯耀和周一航毕竟不在燕京混,而王浩也不可能单独讨好陈煌,所以他跟陈煌喝酒的时候,会先跟侯耀,周一航喝酒,这样不会显得厚此薄彼。

当然了,王浩也跟冯征和樊军他们喝酒了,脸上的笑容也不减。

这一点也好理解,是因为自己,王浩可以不跟他们联系过深,但是却不能不顾自己的面子的,这就是社交和做人累了。

你想在酒桌上做的面,就必须各个方面平衡好。

和王浩相比,李兵就显得沉稳了很多,一方面是李兵的性格如此,另一方面是李兵本身也有着这样的底气,相信自己发展的并不差。

至于裴宁和周妍就简单了很多,用手机把好看的菜都拍了照片,这时候手机已经有了拍照功能,女人都是有虚荣心的,这无可厚非,说白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谁去高档的场所会不开心?

宁皓话有点少。

这是宁皓跟桌子上人不熟的原因,所以他话会少一点,只有当侯耀跟周一航介绍他,说他是公司的合伙人,他才会笑着站起来,跟人喝酒,还是会有点拘束,当然,这也符合逻辑,要知道,长袖善舞,也不是每个饭局都能行得通的,很有可能别人会不搭理你,让你自己一个人表演。

现在叶枫跟自己说的就是少说多听,尽量去观察。

当然,这也是叶枫想当然了,在这种场合下,以他的身份,无论怎么想少说一点,都是不可能的了,人以成败论英雄。

叶枫现在无疑是取了很大的成就。

“三哥。”

这时,已经喝了一圈酒的王浩站了起来,拿着酒杯对叶枫笑着说道:“以前在宿舍,那你排名老三,叫你老三都没什么问题,现在你是大老板了,不能再叫你老三了,得叫你三哥了,这样,我这里敬你一杯,祝你电影公司开业大吉,部部票房大卖。”

“我们之间就不要见外了,我还叫你二哥,其它的可以变,这同学加同窗情谊可不能变,你还是我上铺呢。”

叶枫笑着站了起来,端着酒,量了一下三分之一的高度,然后对王浩和裴宁:“不过这酒可不能干了啊,喝这么多吧,我不能再喝多了,这样吧,我连嫂子一起敬吧,敬你们两口子。”

“我们敬你,我们敬你。”

裴宁见状,连忙也站了起来,端的也是白酒,王浩也是容光满面,情绪有些高涨,把酒喝了下去,三分之一只多不少。

头既然被王浩给开了,叶枫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没能坐下,继续敬李兵和周妍,从情理上讲,李兵和周妍跟王浩两口子是一样重的,所以得一碗水端平。

陈煌见叶枫喝完酒,笑呵呵的对李兵说道:“我说你们两个啊,真的是找了一个妖孽的宿友,毕业没几年,就开了那么大的公司,现在又拍上电影了,你们说他不是妖孽是什么?”

“可不是嘛。”

王浩接口笑着说道:“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搞外挂赚钱了,带着另外两个宿友一起赚钱,可怜当时我连去网吧上网的钱都没有,真想跟他一起混,没拉下来脸。”

“你还弄过外挂啊?”

侯耀等人闻言,也不由得感兴趣起来。

然后话题就围绕着叶枫开外挂的事情讲起来了,叶枫也只好捡能说的说了起来,到现在,他开发外挂赚钱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了。

人多。

聊的事情也很杂,从外挂又聊回了明天“荆轲影业”开业的事情,然后又聊到了宁皓要开机拍的电影,《疯狂的石头》。

宁皓在桌子上把《疯狂的石头》大概故事讲了一遍。

所有人都觉得故事挺精彩的,纷纷表示等电影上映之后,一定去电影院买票表示支持。

叶晴是一边听,一边吃,不过点的菜太多了,她也没能吃多少,只好在心里暗暗叹息,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就是看到一桌子好吃的菜,然后自己却吃不下了。

……

到家后。

有点喝多的叶枫早早的躺在床上睡觉了。

叶晴则一个人拿着手机有点纠结起来了,到底要不要告诉张澜姐,他哥又开了个影业公司呢,说吧,有点出卖他哥了,明明就跟自己嘱咐过了要保密,不说吧,好像也不太好,张澜姐对自己那么好,又是带自己去玩,又是给自己买手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