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说的不对,我刚才就是看这个孩子挺有意思的,逗他玩呢,没想到关宁多管闲事,过来就打我,所以我们打起来了!”夏伦开始狡辩,他说话的时候,仍然不敢看刘岩的眼睛。

两人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刘岩没有立刻下结论,他又看向了霜生,招手让他过来。

不过他并没有问霜生是怎么回事,因为霜生是他刚带来的,他不想让别人以为自己很偏袒霜生,他只是上下看着霜生,只见孩子右手捂着肋部,眉头微皱,这肯定是被人打了。

刘岩没说什么,环视全场,缓缓说道:“这里是武馆,打打闹闹很正常,这件事就过去了,我也不追究。咱们都是年轻人,不要放在心上,散了吧!”

说完,他就拉着霜生,叫上齐玉林和姜阳,回到了办公室。

刘岩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转头命令霜生:“你把衣服脱了。”

张霜生的手仍然按着肋部,听到刘岩的命令,他就把上衣给脱了,肋部有一个清晰的黑手印。

齐玉林一看就急了,吼道:“这是夏伦打的吗?妈的,他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不行!我得去教训教训他!”

姜阳也大怒,两人都朝门外跑去,刘岩叫住了他们:“玉林,姜阳,不要去。”

两人停止了脚步,转头看着刘岩,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玉林,霜生现在的身份只是个普通的学员,被打伤也是正常的,我们不能护着他,厚此薄彼。”

听了刘岩的解释,姜阳很不服气,喊道:“可他只是个孩子啊,那个家伙下这么重的手,这不是欺负人吗?而且这孩子是你带来的,他这就是不给你面子啊!”

古典美女喜爱荷花的唯美图片

刘岩还没回答,张霜生忽然说话了:“姜叔叔,齐叔叔,你们不用替我出气,以后我会亲手打败夏伦的!”

霜生一脸倔强,加上冷静的声音,让齐玉林和姜阳惊呆了,刘岩却笑了,这孩子果然很有傲气,山里的孩子就是不一般!

“听见了吧,玉林,姜阳,这孩子很倔强的,所以你们就不要管了,就把他当成普通学员,以后让他自己解决。”

齐玉林和姜阳赞赏的点点头,过来拍了拍霜生,他们对这个孩子开始刮目相看了。

霜生这一掌被打的有点重,刘岩要用真气帮他疗伤,齐玉林拦住了他:“刘岩,你的伤还没好,我来吧。”

刘岩点点头:“劳烦玉林了。”

“你不是说了吗?霜生就是个普通学员,我给他疗伤是应该的,你不要和我客气。”齐玉林一边给霜生疗伤,一边说道。

霜生很有礼貌,向齐玉林表示感谢,齐玉林笑道:“你这个孩子,倒是挺有礼貌,这可……”

还没等他说完,突然愣住了,直直的看着霜生,不再说话。

刘岩和姜阳奇怪的看着齐玉林,问道:“怎么了玉林?”

“这孩子的真气还不错啊,挺强的,而且还会自愈,自己给自己疗伤!”齐玉林惊讶的说道。

姜阳听了齐玉林的话,有点不敢相信,他围着霜生转了两圈,

然后说道:“玉林,我来试一下,我可不信,他这么小,就能用真气自愈?”

齐玉林把手拿开,说道:“你试试看吧,真的神奇!”

姜阳用手搭在霜生的肋下,输出真气给霜生疗伤,果然,正如齐玉林所说,霜生体内的真气还挺盛,而且还能自我疗伤,这可是修行者达到后天境才应有的功力。

刘岩虽然事先知道霜生有真气,可之前霜生没有受过伤,刘岩没想到他竟然会自愈,这确实很意外。

“刘岩,这孩子可真是奇才啊,你准备怎么培养他?”姜阳大呼小叫,心里是又羡慕,又嫉妒。

“我还是想让霜生打好基础,慢慢练起,不能拔苗助长。所以我才会把他带到这里。而且我不仅要让他学功夫,还有如何与人相处,这对他将来也很重要。”刘岩说着,看向了霜生,正好霜生也在看他,霜生心里十分感激,他也明白了刘岩的良苦用心。

姜阳继续给霜生疗伤,刘岩又问起了另外一件事。

“玉林,姜阳,平时你们发现学员里面分帮分派吗?”刘岩眉头紧皱,他虽然不怎么管学员们的私生活,可分帮分派的情况对学员们的成长很不利,有可能会耽误某些学员习武进程。

齐玉林答道:“据我观察,他们中确实某些学员之间不太对付,互相不交流,不过我觉得倒也正常,咱们的学员来自全国各地,脾气秉性肯定差异很大,聊不到一起,玩不到一起也是正常的。”

刘岩微微点头:“你说得有道理,可如果真的有人在暗地里搞事情,就不好了,有悖于咱们武馆的宗旨!我们武馆是要培养人才,共同对付国外势力的,如果发生内讧,就得不偿失了,国外势力坐山观虎斗,咱们自相残杀,那我开这个武馆不就起副作用了吗?”

齐玉林和姜阳的表情也都严肃起来,他们之前没怎么重视这个事,毕竟他们的身份只是指导老师,在教导学员方面很负责,可其他方面就松懈了。

“刘岩,你是不是想多了,没那么严重吧,其实我注意到了,基本上就是关宁一拨,宁海丰和夏伦一拨,另外还有几个谁都不理的。我寻思他们之间虽然分派,可也有竞争的动力,就没有管他们。”姜阳也是个细致的人,他把看到的都说了出来。

刘岩想了想,说道:“好吧,我觉得该和关宁三人谈谈了。”

说完,刘岩就走出了办公室,朝训练室走去。

训练室里,学员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着天,偶尔切磋下武功,他们见刘岩进来了,都垂手站好,看着刘岩,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关宁,你来一下。”刘岩朝关宁招了招手,此时他正在和一个学员聊天呢,比比划划的,似乎在传授一些技法。

关宁答应一声,就跟在刘岩后面,走出了训练室,站在一边的宁海丰和夏伦表情复杂的看着刘岩和关宁。

刘岩把关宁带到了会议室,关上门,指了指座位:“坐吧。”

关宁有点忐忑,慢慢坐了下来,开口道:“刘馆主,我真的不是想要打架,刚才……”

“你不用

说了,我都知道,现在我不问你这个事。”刘岩打断了他的话,关宁茫然的看着刘岩。

“你的修行境界到哪一层了?突破后天境没有?”

刘岩问起了他的功力,关宁愣了一下,他还以为刘岩要问刚才打架的事呢,立刻站起来答道:“刘馆主,我现在仍停留在后天境第七层,这些日子我勤加练习,可还是突破不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刘岩点点头,突然伸出手,轻轻按在了他的额头之上,感受着体内最高真气的等级。

正如关宁所说,他的真气只能到后天境七层,短期之内突破不了,只能靠继续努力了,他的天赋已经很好,可还是能力有限。

“关宁,从今天起,我每天要助你用真气突破,大概要一个月之后,你就会到达后天境十层,不过要想达到真境,还要靠你自己的造化了。”刘岩拍着肩膀,鼓励着他。

“刘馆主,您找我就是为了这个事吗?”关宁见刘岩一句话都没提刚才打架的事,非常意外。

“对啊,不然呢?你以为我会训斥你吗?呵呵,我不傻,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明镜似的,以后你就练你的功夫,其他事不用管。好了,你回训练室吧,然后把宁海丰和夏伦叫过来。”

关宁答应一声,转身就要出去,刘岩又叫住了他:“关宁,我和你说的事,不要告诉别的学员,以免引起他人嫉妒。”

“好,我知道了。”关宁感激的朝刘岩点头致谢,然后打开门,走出了会议室。

很快,宁海丰和夏伦也来到了会议室,他们见门开着,就直接走了进来,问道:“刘馆主找我们有事吗?”

刘岩点头:“对,我想和你们谈谈,来坐下吧。”

两人见刘岩面带微笑,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并排坐在了座位上。

“你们两个在学员里面也算是佼佼者了,很不错,华夏的希望在你们身上。”刘岩仍然没有提刚才打架的事。

“刘馆主过奖了。”夏伦还挺谦虚。

“那个孩子是我带来的,你们知道吧?”刘岩眉毛一挑,看向两人,两人心里一哆嗦,都站了起来。

“知道的,刚才我们只是跟他闹着玩的。”宁海丰解释着。

“没事,我不怪你们,学员之间打架也是正常的,只是我提醒你们,下手要知道轻重,不要过分就好。”刘岩脸上仍然带着笑意,可透露出的寒意却让两人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刘岩这句话等于是默许了他们学员之间会有些打斗或者比试,切磋,但给了底线,那就是不能把人给打坏了,也在暗示今天打霜生打的过分了。

“刘馆主,今天我们错了,您惩罚我们吧!”

“你们坐下,坐下,不用紧张,我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就是提个醒。我只想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共同敌人不是华夏人,而是国外势力,你们切磋可以,玩命就没必要了,都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没什么利益相争,你们说对吗?”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