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河东骑都尉李肃求见。”

一名亲兵走进议事厅对吕布禀报道。

“真是经不起念叨啊,我才刚刚聊到董卓,这家伙就派人来了,这次又是准备了什么礼物?”

一听李肃来了吕布就知道董卓又送礼来了,自从董卓宣布要北伐并州就暗地里送了好多次礼物过来,也偷偷说明了攻打并州只是做戏朝廷看,绝不敢与吕布开战。

吕布在第一次看到董卓送礼的信时忍不住就笑了起来,那种极尽阿谀奉承的软话怎么看都不像董卓能说出口的,吕布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李儒写的。

有人送礼,吕布自然不会推辞,正好董卓这种干叫嚣也能分散东汉对并州的注意力,只有好处不吃亏的买卖吕布自然是愿意做的。

“其他人也要抓紧时间训练手中的新兵,让他们在最短时间练成合格的士兵!”

吕布又对其他人下令道,扩军的不止重骑兵,还有其他部队,吕布对于新兵的训练非常重视,只有有足够的兵员才能应对即将到来的大乱。

从收到的情报看,自从州牧制度被确立,各地州牧、刺史、太守都开始招募兵马,放下来的权利已经到了地方上。

“是!”

其他人也行礼道。

吕布说完就和贾诩出了议事厅,去会客厅看看李肃又送来了什么礼物。

油画美眉的周末闲暇时光

“奉先将军!”

李肃一见吕布,连忙起身行礼,如今吕布是西北首屈一指的大军阀,他不敢以贤弟之类的称呼,吕布有了表字,再称吕将军有些见外,他和吕布是故人,所以称呼了一声奉先将军。

“李兄别来无恙,一月不见这面色更加红润,难道是有好事情?”

吕布看着面露喜色的李肃,故作不知的问道。

“什么都瞒不过奉先的法眼,董太守去了洛阳!”

李肃嘿嘿笑着说道。

“哦,那董太守岂不是要高升了?”

吕布装出惊讶的样子,洛阳大乱,三河太守带兵进入洛阳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李肃估计也比清楚具体情况。

“愚兄不知,不知啊。”

李肃一脸笑容的摇着头,他跟随的是董卓,如果董卓高升了那他自然也能得到好处。

“董太守可是个人才啊,现在终于被朝廷发掘了。”

吕布笑着说。

“奉先过誉了,董太守每每说起奉先那都是赞不绝口,横扫草原,建功北海,这是从来没有人做到的,这可惜朝堂之上都是昏官堕吏,让奉先这等不世人才被埋没,董太守说了,只要有机会他定然会向陛下保举奉先。”

李肃拍着胸脯保证道,这些都是董卓亲自和他说的,所以他才敢夸这么大的海口。

“是吗?”

吕布不相信的歪了歪头,董卓能保举自己个什么?自己早就放出话了,非王爵不考虑,无九锡不面谈。

“奉先放心,以你的功绩一个王爵一点都不过分,草原之患几十年了,都无人能平定,如今你一举平定草原,一个王爵是应该的。”

李肃见吕布不信,连忙开口说道。

“哦,董太守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吕布看着李肃,董卓现在不过一个太守夸口给别人一个王爵,这换谁也该不信。

“这……”

李肃见把实话说了还是没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以董卓现在的官位说这些确实太过了,可这些话都是太守让他说的啊。

“奉先,这次董太守特意从西域搜罗了十名美艳的胡姬送与奉先。”

李肃不知道说什么,就谈起了这次的礼物,这些其实不是董卓准备的,这些美艳胡姬都是李儒安排搜罗的,董卓并不知道。

“行吧。”

吕布没了聊天的兴趣,随便说了几句就让李肃离开了。

“贾先生,您说董卓能在洛阳待多久?”

吕布等李肃出去了这才问向贾诩。

“最多不过一两年,以董卓从羌人身上学来的野蛮行事风格,洛阳那些官员恐怕两三个月都忍不了,到时候肯定会想办法,从地方上起兵对付董卓,但这需要一些时间,所以我估计是一年多。”

贾诩想了想说道。

“也就是说我有一年来准备。”

吕布摸着下巴。

“这董卓是真准备搞个大事情,都干夸下海口给我一个王爵了,他可是已经把他自己当成皇帝了。”

吕布摇头说道,从李肃的话里,吕布能听出董卓的野心。

“主公不去看看那些胡姬么?西域胡姬美艳那是闻名于世的。”

贾诩突然开口说道。

“贾先生,您什么时候还关心起这些事情了?”

吕布意外的看向贾诩,他真不知道贾诩还这么八卦。

“主公如今已有了表字,也行过成人礼了,是该考虑有子女了和传承了。”

贾诩对着吕布行了一礼说道,他当然不是让吕布和那些胡姬有子女,血脉的纯正还是要保障的,他只是想告诉吕布,如今割据一方,手下带甲数万,民众更是多达两百万,虽然吕布还年轻,但子嗣这个问题也必须提上日程。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讲究孝道的当下,拥有子嗣,传承香火是很重要的。

身为上位者,这不光是给父母祖先一个交代,也同样是给手下将士官员民众一个交代,有子嗣证明有传承,只要有明确的传承,不管将来发生什么,都可以传下去,手下的将领官员不用担心将来怎么样。

贾诩很早以前就和吕布说过,现在天下将乱一部分原因就是刘宏没有立太子,文武百官会默认大皇子刘辨拥有皇位的继承权,但皇帝喜欢二皇子,这就非常矛盾,皇位继承权不明确并且有了争执,祸乱必起。

这里面就有提醒吕布的意思。贾诩当初话里的意思吕布没有听进去,单纯的以为贾诩是在分析天下局势。

“传承?”

吕布思考着这个词,他现在明白了贾诩话里的意思,需要有传承,给忠于自己的人一颗定心丸。

“先容我考虑考虑。”

吕布想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

结婚生子这些事黄氏已经催促了好久了,今年更是厉害,隔三差五就要请晋阳个大家族的适龄女子来府中聚会,不是赏花就是赏景,反正没人敢拒绝邀请,甚至都很热情的过来聚会。

满后院都是妙龄女子,从十多岁的到十五六的,莺莺燕燕热闹得很。

每当这种日子,黄氏就会强令吕布留在后院陪她,其实就是让吕布和那些女子见面,只要吕布说看中了谁,保准当天就能下聘礼,第二天就能娶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