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阳靠近时就发现察觉到屋里有人。

或许出于习惯,他自然而然地认为会在屋里等自己的人只有灵儿,所以他在走进门看到紫昕时才会那么惊讶。

“萧姑娘?”齐阳惊呼出声。

“紫昕见过使者大哥!”紫昕惊喜地起身,对着齐阳福了福。

齐阳连忙回礼道:“姑娘不必多礼!”

紫昕见逸兴中使没有认出自己,心中很是失落。难道这些年来他把自己给忘了?

齐阳看到桌上放着的食盅,推测是灵儿让萧姑娘为自己送来吃食。

“灵儿心地善良,待谁都这般好!”齐阳心里想着,不禁有些吃味。

紫昕注意到逸兴中使一直盯着桌上的食物看,忙说道:“我适才做了些桂花糕。师兄们都说好吃,我便送了一些过来让使者大哥尝尝。”

紫昕暗暗留意逸兴中使的反应,没敢说这些糕点是自己特意为他准备的。

“那多谢萧姑娘了!”齐阳笑道。他已认定是灵儿让好友送吃食过来,也就没太在意紫昕丝毫没有提及那食盅之事。

“使者大哥这些年来还好吗?”紫昕关心地问。

海滩上的白嫩如玉清纯少女白裙飘飘唯美动人

齐阳挑了挑眉,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叙旧?可他和这位姑娘素未谋面呀!不过,他还是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紫昕偷偷打量起逸兴中使。这身形和当年那少年如此相似,只是高大了许多。难怪自己前几日见到他时一眼就能将他认出。

紫昕没有说话,齐阳也就静静地站着,看向窗外的夜色。

紫昕不禁又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变,不爱说话,待人很是冷淡。

“这些年来你都去哪儿了?”紫昕只好主动开口。

齐阳微微一愣。这位萧姑娘是不是将自己错认成什么人了?

可他此刻却无法向对方解释,说道:“在下待会儿还要保护‘于长老’。姑娘若没有急事,可否改日再……”

“不急不急!你有事就先去忙吧!”紫昕可不敢耽误逸兴中使的要事。

齐阳的确有些事。他特意回屋就是想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处,以免待会儿保护鲁云飞时出现差池。

紫昕不舍地看了逸兴中使一眼,才转身离开。

齐阳看着桌上仍然冒着热气的食盅,突然觉得有些饿了。恒山派为他准备晚膳都是荤食,所以他适才什么也没吃。

二更刚过,济苍雨就按计划来拜访“于长老”,然后二人在逸兴中使的陪同下走到恒山派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

这处地方视野极好,可以望得很远。此时这儿还摆放着一个木台子,俨然是一处观景台。

济苍雨与“于长老”站在台子上眺望着远处的夜景,聊起了各自的境况。

而逸兴中使则站在较远的地方,把空间留给二人,方便他们叙旧。

其实,齐阳是想离那些潜伏在暗处的魔教细作近一些,好及时掌握他们的动向。

一直到二更将过,远处才传来动静。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网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