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会错的。”何铭的声音有些亚,许是天性较冷,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开始给在场的同伴们分析情况。

“起事之时,我曾为队伍算过一挂。当时为吉兆,道路平稳,水到渠成,一切都将有利于我方。然,隐有埋伏之机,局势亦有可能圜转,功败垂成。”

“原本一切发展顺利,隐隐有向胜之像,本应走向另一个终结。但就在方才,局势变化,运势瞬息间迁移,走向另一个结局。”

整个大厅静悄悄的。本来还在喝酒赌斗的豪客们俱是为之一静,落地有声,眼都不眨地看着前头说话的何铭。

气氛比方才宣布大凶之兆还沉重。

“那……那有什么解决方法?”方卓结巴地问道,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兄弟,寄希望对方能说出些令人感到安慰的话来。

“只怕没有。”何铭干巴巴地说。

“卦象显示有另一支力量插手了,位于……第三方。即是它的陡然加入,导致吾等运势直转而下,情况不容乐观。”

简单来说就是秦明那边加入了第三方,正摩拳擦掌打算砍向这边,原先的有胜算顷刻间变成了没胜算。

情况不容乐观不过是说着好听而已。其实就是没可能赢。

不会吧。她才答应加入,搞半天结果上了一艘沉船?!还是她太倒霉了,一加入别人队伍就刑克了别人的气运。

此时宁小夏的内心是崩溃的。

漂亮美女朱唇粉面清纯唯美生活照

不过,幸好她从头到尾都没想着靠着大树直捣黄龙,灭了秦明。只是想着增加点助力。

毕竟身为唯一的活人,出去这操作除了她自己,还真没谁能代替她执行的。其他丧尸不是想着死还是死,又或者像以秦明为代表的势力想送她去死。

所以尽管说是盟友,其实她从头到尾都是在孤军奋战,拯救自己。

再说了,也没啥好怕的,先前她都敢一个人潜进主城直接对上秦明。现在不过是跟叛军混在一起,目标大许多而已。

都是一个目的,搞事。

搞事哪里不是搞,跟多少人在一起都是搞事啊。

冷静下来,宁夏觉得这凶兆没什么可怕的。

光着脚不怕穿鞋,她杀了一个佟,不怕再杀一个秦明。都是你们逼的。

丧尸等人没有关注到宁夏这边略阴沉的气场。大伙都把注意力投注到何铭身上,听他分析卦象。

讨论声越来越大,甚至隐隐起了些骚动。

倒也不是他们起了怯意或是反叛之心。敢加入这支队伍,没有不怕死的,甚至他们之中的大部分都在求死。

所以消亡死亡的威胁并不在他们的担心范围里。但他们却都很关心大伙能否成事。

为什么死后会成为丧尸被囚禁在这里?老实说,聚集在这的丧尸对其中的隐情心知肚明,就是不够明白但也明了大部分内幕。

此地不知被和人布置了一个大型的转换阵,目的是为了抽取魂魄作他用。至于用来做什么,他们不得而知。

这是某位早年还活着的前辈偷偷跟他们说的。那人死在了成为丧尸的第七十二年,是个小有所成的阵法师,某天据说要去探秘阵法痕迹,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但他们都牢牢记住了对方消失前反复絮叨的那几句话。

他们被人蓄意困在这里。

这片土地上设置了能抽取亡者灵魂的阵法。

阵法不灭,他们被禁锢的魂魄一日不得安生。

但这个地方太神秘了。无论经过多少待人的努力都没有寻到那个所谓的阵法,反而损失了不少同伴,因为那些去探求端倪的丧尸们无一例外都“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时他们的“同伴”不断增多,都是生面孔,都不记得自己的来由,跟他们一样。

再后来秦明兄弟俩来了,建立了一个城镇,开始唆使他们去采矿用各种福利诱惑那些家伙。

要知道城池的建立就代表了文明的规则,原本免费取用的东西都变成了可交换的资源。为了获取资源,大批丧尸被吸纳进了主城,开始了矿石的采摘。

结果,这一摘就是噩梦的开始。也许这些家伙到失去消散也不知道自己被什么给害了的。

他们这些脑子稍稍灵活些的都悄悄聚在一起,奔向互告不用去碰那些“杀人”的矿石,这才保住了一批同伴。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之中有些丧尸在城外徘徊,就是不肯入城,有些则埋伏在主城里操持底层事务或是混入管理层。

可他们都没有断绝联系,仍然不断为寻找阵法作出努力。他们坚信只要找到那个阵法,毁了它,他们便能够得偿夙愿,被解放,真正地成佛。

功夫不复有心人。就在那天,主城失火的那天,何铭算出吉兆那天,他们隐隐在城主府的上方升腾起一个玄奥

图腾,绝似阵法。

他们激动了,沸腾了,觉得这么多年追求的东西有了希望。于是在方卓跟何铭提议的时候,他们丝毫没有犹豫,揭竿而起,反了秦明。

从头到尾,这些家伙都冲着死亡直奔而且。他们已经活够了。

方卓跟何铭俩人也是知道的,但知道得并不明晰。他们二个进来的时日不太长,远远及不上他们,无法体会他们迫切的心情。

这些事情是宁夏跟郭霓所不知道的。所以见到众位骚动,还以为大家都在担忧害怕。

只见前头的何铭举起手来,示意大伙先镇定下来。还在神算先生还是蛮有威信的,勉强平息了诸位激动的丧尸大哥。

“还请各位冷静下来,事有转机,并非是然的绝路。若是运作得当,亦可……”

“报”

尖锐的哨声打断了室内沉浸的众位。

来报的小兵步子不停踢开门板闯进来。

方卓跟何铭俱是愣了下,停了下来。而室内的所有丧尸都转过头看向放哨的士兵。

不是吧?这么巧?立马就来?这也太准了吧。

刚刚何铭才算出来大凶之兆,立马就来急报了。宁夏也只能想到这个了。

这也是在场所有丧尸的想法。

只见那位士兵跌跌撞撞地推开站得密密麻麻的丧尸,直冲到最前面,也就是方卓他们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