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小主出手之际,楚狼身形朝后飘去。

他没入一团烟气中。

小主本以为她出手,楚狼会暂且摈弃仇怨一起联手对付仿师颜。

没想到楚狼趁机自己逃遁。

小主气的肝疼,她骂道:“下流胚,你这个蠢货,现在我们合作才有机会……你一个人想跑就如煮熟的鸭子,你能飞到哪儿!”

烟气中传出楚狼调侃的声音。

“我宁愿飞不了,也要让这个‘美丽姐姐’杀了你这个小贱人。”

小主还想骂楚狼,但是仿师颜已避开小主蝴蝶掌,一手朝她抓来。手还未到,一股寒气扑面,就如朔风刺骨,刮的小主娇嫩脸蛋生疼。

小主身形连变,避开仿师颜一抓。她双手急舞,一只只如蝴蝶般的掌影飞快而出,顷刻间,一片蝶形掌影飞向仿师颜。

小主是幽王亲自调教,在她这个年龄里,能与她武功比肩的少之甚少。

但是她碰到的是江湖第六重天。

仿师颜发出冷笑,此刻她眼中闪动着冰魄一般的光芒。身上衣袍“猎猎”作响,极寒之气更加汹涌。

夏日初遇清纯美女图片

寒气涌向那些扑向仿师颜的“蝴蝶”。

接下来情形让小主目瞪口呆。

那些真气凝结成的蝶形掌影,竟然被仿师颜的寒气都冻住了。

这些被冰封“蝴蝶”不再扇动,不再飞舞,一只只凝固悬浮在空中。

仿师颜道:“小小年纪武功这么好,不愧是大河王徒弟。还有什么花样尽管使出来。”

小主苦笑道:“姐姐,我再想想……”

仿师颜道:“还是我替你想吧。”

说罢,仿师颜身形包裹着一股寒气朝小主而来。

小主只能硬着头皮力应付仿师颜。

那边,楚狼想趁机逃遁也难。就在他身形刚入烟气,那个老妪发出一阵怪笑声,她慢吞吞的身形突然变得非常快。身形顷刻掠入楚狼隐藏的那团烟气,手中龙头拐杖击向楚狼。

面对老妪击来的拐杖,楚狼干脆一拳而出。

楚狼骨硬如铁,这一拳相当于铁拳了。

楚狼的铁拳打在老妪拐杖的龙头上。老妪拐杖是铁铸的,这一击竟然未将楚狼拳头打碎,这让老妪很惊诧。

但是老妪数十年内力真非楚狼能比,楚狼骨头虽然完好,但是整条手臂被老妪拐杖上的劲气震的发麻。

老妪叫道:“好硬的拳头,老婆子不信打不碎你骨头。”

老妪拐杖更是凌厉攻向楚狼。

楚狼身上带着伤,这大力一拳让他后背伤口都快要崩裂开来,但是现在他也只能拼力应付老妪急攻……

此刻,那七八个白衣女人也都掠过来,和那些蒙面人打在一处。

其中一名蒙面高手武功不弱,他一刀将一名白衣女人劈翻,然后冲过来助小主脱身。这蒙面人喝叫一声挥刀从侧方劈向仿师颜。

仿师颜对这名蒙面高手视若无睹。

她仍出掌攻向小主。

不让小主有喘息之机。

就在蒙面高手的刀即将劈中她瞬间,她左手闪电般而出扣在蒙面人手腕上。仿师颜手上极寒真气瞬间侵入蒙面人手臂,蒙面人整条胳膊被冻住,手臂上也起了一层冰霜。

仿师颜又用力一掰,蒙面人右臂如一截木棍“喀嚓”断了。随即仿师颜用蒙面人那截断臂戳进了他的胸膛。

小主趁机想遁,仿师颜将那蒙面人甩出,身形忽闪两下便挡在小主面前。

小主看到仿师颜眼中杀意闪动,小主明白如果再反抗结局只有一个,她会死的很惨。

小主突然吹了一声口哨。

口哨是吹给那个侏儒的。

仿师颜出现后,侏儒就赶紧伏地身体缩成一团伪装起来。这让他看起来像块石头。侏儒偷偷释放烟气想助小主脱身,此刻听到小主口哨声,这是让他快走。

侏儒也听话,他赶紧走。他不起身,用四肢爬行,速度还很快,如只大老鼠钻入一片灌木丛中遁走了。

侏儒走了,小主心安了。

侏儒追踪术高超,不亚于中原第一追踪高手冯白羊。所以无论仿师颜将她带到何处,侏儒都会带着灵王找到她,将她营救出来。

被捉住还能活命,再战必死,小主一副追悔神色朝仿师颜叫道:“姐姐我知错了,我和姐姐走……”

小主放弃抵抗,仿师颜击向小主的那一掌也寒气顿减,掌又在瞬间变成指,点了小主两处要穴。

小主再动弹不得了。

此刻笼罩楚狼和老妪的烟气也被夜风吹散,小主看到楚狼和老妪在打斗,她兴奋朝楚狼叫道:“下流胚,我就是被捉也不让你逃了!”

仿师颜朝楚狼而来,她道:“你还想继续打吗?!”

楚狼没想到小主这么快便放弃了抵抗,既然如此,就算他能从这老妪手下脱逃,也根本逃不出仿师颜的掌心。

惹怒仿师颜,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楚狼也放弃抵抗,他还故意叹了一声。楚狼对仿师颜道:“其实我并不是想跑,我是不想和她联手,想让姐姐杀了她。没想到姐姐心慈手软。她最会装可怜,留不得,还是杀了她好。不然迟早会给姐姐引来祸事。”

楚狼这分明是要借刀杀人,小主忙朝仿师颜道:“姐姐,别听他的鬼话。男人的嘴,哄人的鬼!”

仿师颜听了小主这话,很受触动,也揭起了她内心的伤疤。她遂恨声道:“你说的对,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的嘴!”

小主知道楚狼恨她,所以楚狼想着法子要她的命。况且大河王府被毁灭的消息也将很快传开,到时候仿师颜就知道她在说谎了。如果楚狼再火上浇油鼓动仿师颜杀她,她就性命难保了。

小主便趁机进言。

“姐姐,我好恨男人。尤其恨他这样无情无义狼心狗肺的男人。姐姐你还是杀了……”

“住嘴!”仿师颜打断小主的话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

小主只能闭嘴。

楚狼则发出大笑。

小主所带的十几名手下已死伤过半。见小主投降,他们拼死而战也无意义,幸存者便仓皇逃遁。

那些白衣女子也分头追杀他们。

仿师颜对老妪道:“婆婆,将他俩锁了。”

老妪先将小主提到楚狼身边,然后她取出一条精钢铁链,铁链有二尺长,每一端都有一个锁扣手腕的铁箍。老妪先将铁箍带在楚狼右腕上锁紧,然后又将一个铁箍锁在小主左腕上。

此刻二人如被拴在一条绳上的两个蚂蚱。

仿师颜对二人道:“这叫情锁……”

楚狼和小主不明白仿师颜为何用情锁将他们锁在一起。

二人和仿师颜素无恩怨,这女人究竟要做什么。

小主一副可怜相道:“姐姐,你想怎么处置我们?”

仿师颜未回答,脸上浮现出诡异神色。

老妪脸上也露出古怪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