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室之中,有好几口半人高的大箱子,一面靠墙的位置,有一只木架,上面摆放着几十件灵器。

旁边还堆放着一百多件破损灵器,像垃圾一样堆放在那里。

“饶……饶命啊!”两名俘虏看着已经有点不怀好意的罗中杰,跪在地上,大声求饶起来。

“嗯!你们夺宝修士不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吗?难道也怕死吗?”罗中杰一副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是被逼的呀,我本是一名正直修士,被常山主胁迫,无奈之下才加入了他们。”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被逼迫的,我们可以签下血契,为你效劳。”

两名俘虏为自己开脱道,杀人不眨眼那是杀别人,对于自己还是很爱惜的,平日就算被针扎一下也会很痛的。

“也许你们说的是真的吧,我现在正好还缺些人手,只是目前只需要一人。

这让我很为难,还是你们俩自己决定吧。”

罗中杰说着,将两柄短剑扔在二人面前,二人匍匐着抓住短剑。

似乎难以下定决心,无法向自己的同伴出手,突然,二人几乎同时暴起,一剑刺向对方。

他们俩都成功了,两人同时胸部中剑,纠缠在一起,相互支撑着死也没有倒地。

阳光元气美女俏皮灵动司私房写真

两人生前从未相互扶持过,甚至相互陷害,死后倒扶持了一回。

罗中杰放出一把火,将二人烧成了灰,跟着王弘时间长了,有此习惯是会受到影响的。

对于这种人,就算能够签订血契,用起来也觉得恶心。

处理完两人之后,这才开始收拾密室中财物。

据俘虏所言,这间密室中都是他们的头领常山主私藏,平时偶尔会拿出少量来作为奖励。

完好的灵器有三十二把,大部分是下品灵器,只有三件中品,上品是一件也无。

破损的灵器有一百四十件,差不多有一小半,还能够修复再使用。

余下的破损太多,就没什么修理价值了,不过也能卖些灵石,炼器师可以从中提炼出一些材料来。

共有五口箱子,一口箱子中装了半箱的木盒和玉盒,里面都是些灵药。

一口箱子里面全都是灵石,大约有数十万。

余下的三口箱子里面,全都是些各种各样的材料,以炼器材料为主,还有些布阵材料,制符材料等。

其实各种材料之间是没有绝对界限的,有些材料本身就具备好几种用途。

“将这些全都装上,我们再去其它地方找找看。”王弘对罗中杰吩咐道。

罗中杰将这些东西装了一储物袋,跟在王弘后面出了这间秘室。

之后他们又在其它地方找到一些东西,不过收获不大,没什么有价值的物品。

临走时,王弘将山洞口布置的二阶阵法也拆掉了,从里面拆出了不少二阶材料。

一般阵法从其内部拆除,还是没有多少难度的。

当王弘等人回到峡谷口的时候,余下之人已经将战场打扫完毕。

尸体已经全部烧掉,只余下一大堆的储物袋。

将这数十只储物袋全部倒在一块平地上,加上从战场上捡来散落的灵器,全部堆在一起。

望着堆成小山一样的战利品,罗中杰不禁感叹道:

“这些夺宝修士真是富得流油,这一战下来的收获,比商队跑一趟的收获还要多。

东家,要不,咱们干脆组织一支队伍,专门去往各处绞杀夺宝修士算了?”

仅仅灵器一项,这里堆放着六七十件,加上在山洞中所得,一共有百余件。

商队跑这一趟,除了成本,盈利部分是绝对换不到这么多灵器的。

“以后再说吧,现在人手不够,先把商队做起来再说。”

罗中杰有点惊讶,他只是随口说说,王弘的回答却是有点认真的。

王弘之前一直都在为灵器不够用而烦恼,这一战下来,竟然全都解决了。

虽然不是制式灵器,对于配合方面会有点影响,但有总比没有强。

“你将所有人的战功统计一下,将战功转换成贡献点,所有战利品,随意兑换。”

王弘对罗中杰吩咐了一下,他们分配战利品一直都是这样,根据每人所做的贡献,任其自由选择。

只要在战场上出了力,就算是修为最低的练气修士,也能分到自己的一份。

王弘只从中挑选了几件他能用得上的布阵材料,其余的东西他都用不上。

大家兑换完之后剩下的物品,由罗中杰暂时保管,回去后交给徐仑入库。

再次上路,众人倒是有点期盼能再出现一批夺宝修士,可惜,直到他们进了千巧城也没再遇到夺宝修士。

做为千巧阁的附属城池,其大小规模与青虚城差不多。

只是这千巧城的商业似乎更加繁华,这与千巧阁更注重商业有关。

因为千巧阁生产的东西,与青虚宗炼制的丹药不同,丹药是人人都需要的,属于必须品。

千巧阁生产的东西虽好,却不是人人必须,所以,他们就需要在商业上加大力度,才能更好地盈利。

王弘他们这一大队人进入城中,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瞬时,便有多名练气小修士迎了上来,见到这一群有十多名筑基修士,他们倒也不甚惧怕。

“欢迎各位前辈来到千巧城!晚辈可代办住宿。”

一名练气小修士行过礼之后,便介绍道。

这名练气小修士说完后,另一名练气小修士赶紧行礼说道:

“欢迎各位前辈来到千巧城!晚辈可带领前辈办理交易事宜。”

紧接着,又是下一位,他们将各自的业务报了上来。

原来他们都是类似于向导一类的职业,可以为一些初来千巧城的修士领路。

这一业务倒也为初来者提供不少方便。

当然这些向导里面也有一些黑向导,这些人与一些商家勾结,专门坑一些初来乍到的修士。

这种黑向导一般坑一次,挣足了灵石就躲起来,三五年不出现,被坑了的修士想报复也找不到人。

“停!你是做什么的?”罗中杰一声喝止了所有人,指着后方的一名浪眉大眼的练气修士问道。

他刚才观察到,这名练气修士数次欲要上前开口,都被人挤了下去,看来还是个新手。

那名练气修士被罗中杰主动问起,大喜过望,连忙行礼。

然后说道:“晚辈可带领前辈办理住宿,游览等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