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落痕浅淡指尖抚唇7z

时间:2019-02-02 21:02:4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过境了,漫天纷飞的雨丝,  一座荒芜的城池,记忆深处,无力倚靠,  也许,我只是一无所有。  历尽了凄迷,转身划下了一道道踪迹,留下满是泪痕深浅的睫毛,定格于一瞬间,某天一个抬头间,终于看见了久远疏离的雁群,长空飞舞之际,一路向北,才惊觉,秋意如浓的此后,便是寒风萧索了,想念了这么久,期许了那么远,终于可以渐渐回归到彻寒的冬天了,犹记得去年岁月如水,犹记得单薄衣衫迎向凛冽寒风,犹记得穿着高跟鞋走在木桥上的咯咯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鲜嫩,记忆如初,人事蹉跎,淡漠的面容,只是愈加的漠然,步入了年轮里,仿如隔世。  凌乱的思绪,书写着稀零的字句,恍惚间,点滴的杂念占据了顿重的大脑,落寞依旧,一个人一杯水,便可以是一天的生活了,喜欢光着脚走在地板上,盘着脚坐在屏幕前,偶尔的敲打,长久地失神,虚妄的生活,时常失了重心,然,有时只是心念着,因而一次次去回忆着依稀往昔,执念的思维便是如此生了根,可以瞬间记住,却不能刹那遗忘,渐渐安静了,于一切中寂静下来,心,归于了寂然的等待中,只是在无数个仰望的瞬息间,有泪滑落。  离落的心,冰冷无法稀释,时常会轰然失聪,看着他们张合的嘴唇,耳膜却是一片死寂,轻轻地拍打着耳际,终于听觉恢复了,源源的声线迅疾地涌入了耳蜗处,默默无言地听完,淡然一笑,安静地走开了,过多的烦扰,早已清晰,只是他们不自知而已,渐渐地,心可以冻结了,看着那张布满沧桑的面容,只是习惯了沉默,或许这是的方式,悄无声息地回到了房间,遗下了转身的绝然。  习惯性地失眠,已经忘记这样多久了,梦靥稀稀落落地出现,断断续续地,只是,时常会一个人在荒芜中呼喊,苍穹的天幕下,伫立原野上,一声声地叫喊着,嘶哑的声线,似若可以穿透时空,回音重叠,欲聋震耳,飘飞的长发散落脸颊,浅浅的心迹,执笔在荒漠上手写,忘了是谁带走了经久的轮回,灵魂此生不灭,看着沙粒上的字迹,风吹来了,终尘灭了痕,沙盖了土,所有的所有都化为了虚空,空空如是的手心,落落无痕的尘土。  消逝的笑颜,在渐渐回温的字句里一点点地映现,淡漠了这么久,终于看见了零星的温暖,心间静然安和,这些时日里,懂得了很多,弥贵的收存在心里,点点积聚着,留待寂冷的深夜里顾看,终于懂得不奢求过多了,安然地拥获着珍罕的温意,纤小的躯体里,瘦弱的心,即便只有一点点也是满足的,在一个回暖的顷刻,绽放了笑意,我说,我会笑了,苍白的脸颊上浅淡的笑颜,如颓丧的花朵般,悄然无力地开放,即便是些许的弥合,心中仍是一阵欣然。  生活习惯了离群索居,漠然的心,一点点地在封锁,如昔的少年,终于面貌模糊了,那天,敏在中说起的人面,终究是忆不起,敏依旧是活泼纯真,终不了虚弱的微笑,把一切都埋藏了,只是眼底仍然清晰留痕,总是逃不过明澈的眸子,揭穿了自己千疮百孔的心,如若可以钻破底洞,那么一切会是倾泻而尽。  无意间翻开那本陈旧的笔记本,积满了尘埃的页面上,一行行稚嫩的笔画,记录了彼年那一段段心情,原来转瞬便十年,时光留下的仅仅只是一些些笔迹,擦亮了封面,安静地看完了所有,合上书页的顷刻,就如怀抱了昔年的所有,眼角沁泪。

个人二手叉车转让
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
佛山德玛格空压机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