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一禁就能绝一骑

时间:2019-06-13 19:00: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禁”就能绝“一骑”?

北京的胡女士有点儿郁闷,自从上个月被一辆高速行驶的电动自行车撞倒,她至今还不能走动。  胡女士只是不幸的一分子。正是依据类似的交通事故反映出的安全问题,四部委近期发布整改电动自行车通知,据称将查禁全国1.2亿辆电动车中的大部分“超标车”。另外,深圳也从本月开始严禁电动自行车进入城区。  已购电动车的民众和生产厂商已对整改表露不满,而深圳购车市民也自然是怨声一片。意外的是,胡女士和她的朋友们也认为,不能禁。  被撞伤者  ——后怕  早高峰,东四环红领巾桥北向南方向,三车道的辅路上不断有电动车贴着护栏驶过,有的车后座还带着人;桥下的自行车道上,一些电动车和自行车混杂在一起,无视红灯,自顾自地行驶。这一番景象在北京的其他地方也不陌生。一般来说,电动自行车的速度都不慢,也让其他交通参与者捏着一把汗。当然,隐隐的担心偶尔也会变成现实,比如降在胡女士身上的横祸。  自行车送了人,再也不敢骑了  胡女士(38岁,在甘家口某事业单位工作):  5月23日早晨,我从家里出发,骑自行车上班。沿着自行车道刚走到世纪坛桥下,就被撞飞了。  这不像汽车,从后面过来我能听到。那辆电动自行车过来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丝毫没有心理准备。等我反应过来,才知道被一辆电动自行车撞了,从我的左后方“追尾”。当时我躺在地上,右脚踝就不能动了。  骑电动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农民工模样,他说他是为了避让一辆汽车撞到了我,我留了他的身份证号和号就让他走了。是路人把我送到了附近的医院。诊断是脚踝骨折,手术打了四颗钢钉进去,到31日出院,前后花了两万多元钱。  肇事者这期间也没来看过我。后来我联系他,希望他能赔偿我非医保的部分,2000多元钱。他一直借故不来,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我还在家里休养。有同事来看我,告诉我他有亲戚在杭州,也是被电动自行车撞了,髋骨骨折。这种危险,说实在的,每天我都走这条路,出事前我从来没想过。  经过这件事,我再也不敢骑自行车了,自行车已经送给朋友了。  我不认为电动车一定要禁,现在这么多人都在用电动车,上下班、接送孩子都指着它呢,要真禁了这些人能干吗?我的朋友们也认为不能禁,可以用其他方式管理,比如限速、分道行驶什么的。  批注  友:  “城市的流动炸弹”  友意见兵分三路,一路坚决不同意禁,一路有点纠结,既担心电动车危险,又担心有悖民意;另一路坚决支持禁行。友“迈巴赫2011”说:“允许电自上路也未征求民意,一来一去,平手。我认为,禁止是对的。(电动自行车)方便了一些人,但给更多的人带来危险——包括使用者。电自不是摩托,但速度不亚于摩托,却按自行车管理,不考执照不遵交规,简直是城市的流动炸弹。”  深圳禁电令  ——严厉  2010年,深圳涉及电动自行车的交通事故268宗,造成64人死亡。这是深圳本月起实施“禁电令”的主要理由。主要区域24小时禁止电动自行车上路行驶的通知,影响了全市50万辆电动自行车的出行,迅即引发争议。深圳友“布衣平民”总结了两个“伤不起”:骑车一族“伤不起”——又要挤公交车了;物流公司“伤不起”——送件要开车了。  现在的公交系统,能让打工族走街串巷吗?  孙海峰(深圳大学传播系副主任):  因为存在安全隐患就禁止电动自行车,理由很不充分。电动自行车引发的交通事故实际上是远远低于机动车的,同样的理由为什么不去禁机动车呢?  作为一个市民,我的看法是,深圳这样的城市,各种交通方式应该有一个丰富的组合。目前深圳的交通规划设计基本是围绕有车族来做的,并没有给自行车、电动车和行人留下足够的通道,很多人只能被迫乘坐公交车或者是出租车。  禁电令的导向也是这样,是鼓励私家车和乘坐公共交通。乘坐公共交通本来没什么可反对,但是现在的公交系统能给送水、送饭的打工族们提供走街串巷的便利条件吗?  如果整个城市的交通规划没有给这个层面的人群留下空间,实际上就是在舍本逐末地挤压市民社会,鼓励畸形奢华和霸道,使人丧失身心归宿感。这是我认为非常糟糕的、缺失人文精神的举措。禁电令恐怕会让无车一族感觉受到了藐视。  批注  “一禁了事”  可能不“了事”  一基金秘书长杨鹏曾经批评电动自行车禁令说,“政府首要的宗旨是服务,是治理,而不是管制。”他认为,“一禁了事”,正好是“一禁了不了事”,简单粗暴的“禁令”,不尊重民意的“禁令”只会带来更麻烦的事儿,带来怨恨社会的不和谐。  车还是管理  ——怨谁  “安全隐患”,基于和深圳相似的理由,公安部、工信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质检总局四部委今年3月联合下发通知,要求限期淘汰时速超过20公里,整车重量超过40公斤的“超标车”。面对四部委的整改和深圳“禁电令”,绿源电动车公司董事长倪捷认为,禁,是无效的,解决不了电动自行车超标的情况,也解决不了安全问题。如一位友所说:“任何有关电动自行车的不好传说,都来自于当地有关部门的不善于管理。简单地禁止一切电动车上路,是管理无能的表现。”  决策者应有诚惶诚恐的心态  倪捷(绿源电动车公司董事长):  整改了之后,就不会有人闯红灯、上机动车道了吗?整改可以大规模地减少交通死亡,降低了速度,你撞汽车会轻一点,汽车就不撞你了吗?  2009年,全国电动车族群大概在1.2亿,这1.2亿发生3678人的死亡算是多还是少呢?需要横纵对比才可能科学判定电动车是否安全。  我们有类比的数据。全国摩托车8800万,每年死亡都在2万人左右。总数和电动自行车差不多,但是死亡人数在电动自行车的六到七倍。怎么能说电动自行车不安全呢?  3678人的死亡主要是与汽车之间发生的冲突,而行人、自行车族意识到的电动车的安全问题,则主要是一种干扰,是一种不文明的骑车行为所带来的惊吓和伤害。这部分意见成为主流民意,是因为普通老百姓专业性不强,我们应该容忍。但是在各个地方的禁令中,这种意见发挥的作用也是的,这就有问题了,这说明我们决策者是根据一些普通人的反映作决策的。  整改的决策涉及1.2亿人的福祉,决策者却没有任何诚惶诚恐的心态,在没有调查研究、没有数据的情况下,随便影响1.2亿人的生活状态、影响数以千计企业的生存,这是非常大的问题。  批注  支持上强险  倪捷:电动车在安全性能上不如摩托车,走机动车道会让事故更多。让电动车走非机动车道,同时上强制险,这是的。电动车受到这么多的批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肇事车主不具备赔偿能力。上强险可以缓解电动车和其他交通参与者之间的关系。我一直主张这个,也曾经试验过客户买一些保险。但是整体的解决还跟保险业的规定有关系,需要有关部门去调研。  @阿童木康夫_jha:联想到北京的自行车时代,那时对自行车的管理还是很到位的,就像侯宝林先生的相声说的,警察连自行车的车闸灵不灵、车灯亮不亮都要管。现在呢?  [较真]  该不该“出声儿”?  友“一只米虫”感慨道:“电动车是完全不按交通规则行驶的外星物种,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并毫无顾忌地换道飘行、单行道逆行、原地360度急调头,无声无息就会到你面前,太可怕了。”  很多人认为电动车无声无息、速度快、不遵守交通规则,尤以无声无息这一点让人后怕,有友称,一擦而过的经历,想起来都“一身冷汗”。  那么电动车应不应该出声儿呢?  据倪捷介绍,实际上静音是好事,因为早期的电动车标准就从环保角度出发,规定电动车运行噪音不得大于60分贝。“满街都呜呜呜的声音也很讨厌的”,他说,“但是现在噪声被控制得太好了,搞成静音了,来去无声息了,又成了问题。  倪捷认为,从技术上来说,让电动车轮子转起来出声很简单。但这是否需要推广,业内一直有不同的看法。因为噪声是否对交通安全有作用,很难说。  限速多少合适?  倪捷:  时速20公里、车重40公斤、续行里程25公里这个标准是1998年议定的参数,还是我参与定下来的。定这个参数是因为当时的城市都非常小,自行车交通还是主流。  但随着城市化进程,道路交通的距离在不断地加大,现在的电动自行车续行里程通常都是大于40公里的,这样的话40公斤的标准就被突破掉了。因为电动车里重的东西就是电池,现在电池重量已经达到了平均水平18公斤,大的一个电池就能达到30公斤,你说整车重量40公斤怎么做呢?  速度我觉得应该限制在30公里以下,这是结合了中国的道路情况、人体的反应时间以及刹车制动能力可以提高到的水平等因素考虑的。这个速度既能使消费者感到他们的效率得到了尊重,也不会带来太大的安全隐患。而且因为这个速度标准是得到大多数企业认可的标准,所以它一旦被贯彻执行,那种太快的电动自行车就会逐渐绝迹。

现在开微店怎么样
微商城平台 多少钱
微信官网小程序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自媒体 新零售是什么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