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流年凤鸣梁溪月食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1:46: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秋日的天空很明净。月亮高高地挂在蓝幽幽的夜空中,洒下一抹银色的清辉。月的影子映在工厂的喷水池里,静静的水面上,也有了个静静的圆圆的月亮。  工厂的大道旁种植着浓密的香樟树,把长长的阴影投射在高大的厂房墙上、窗上。一片片流云,仿佛是草原上的羊群,缓缓地从月亮身边走过。月亮一霎间不见了,一会儿月亮又透过“羊群”的缝隙,向着大地洒下皎洁的光芒。“羊群”缓缓地移动着,月光也就像是探照灯一样忽暗忽亮。  天空中,有微微的风吹起来了。天上那原本缓缓移动的“羊群”,仿佛受了惊吓一般,仓促逃散,消失在了远方。天空顿时碧澄如洗,月亮像是刚打磨出来的明镜,清辉耀眼,把整个厂区照的亮堂堂的。工厂后墙的小溪里,卧在荷叶里的青蛙,呱呱地唱着,似乎是在为这座无人的工厂,守夜打更。  忽然,青蛙瞪大了半闭着的眼睛。它看见圆圆的月亮不圆了,它的左边出现一个小小的缺口,她被谁吃掉了一块。青蛙更加惊恐了。上帝啊,月亮又被吃掉了一块。“呱呱,呱呱……”青蛙惊恐地大叫起来:不好了,天狗吃月亮了!  天狗是个女人。据说古时候,有位皇后娘娘,生性暴戾,专喜捉弄人。这一日,她忽生恶念,让手下人做了三百六十只狗肉馒头,说是素馒头,要到寺院去施斋。当她看见和尚们吃下她的狗肉馒头后,乐得拍手大笑:“今日和尚开荤啦!和尚吃狗肉馒头啦!”其实,太子识破了母后的恶心,早就通知庙里方丈换掉了这些狗肉馒头。这件事被玉帝知道了,玉帝大怒,把皇后打入十八层地域,变成一只恶狗,让其永世不得超生。后来,这恶狗从地狱逃了出来,就窜到天庭去找玉帝报复。她找不到玉帝,就去追赶太阳和月亮,想将它们吞吃了,让天上人间变成一片黑暗。她追到月亮,就将月亮一口吞下去;追到太阳,也将太阳一口吞下去。不过恶狗怕锣鼓、燃放爆竹,于是每当月食、日食发生,城乡百姓就敲锣击鼓、燃放爆竹,天狗就只好把太阳和月亮吐出来。过了些时日,恶狗报复心又生出来了,就又去追赶太阳和月亮。今天晚上,她又追上了月亮,就一口一口的把月亮往肚里吞。  青蛙看傻了。月亮被天狗完全地吞下去了。天地一片漆黑,只有几颗星星吓得直眨眼。这时候,有一个黑影闪进了工厂车间的大门。  城乡间,响起了一片锣鼓声、爆竹声,天狗惊慌了,不情愿地把月亮吐了出来。月亮迅速地爬上中天,变成了橘红色,更加灿烂辉煌,金光耀眼。“呱呱,呱呱……”荷叶上的青蛙兴奋地大叫了起来,所有小溪旁,树林里的昆虫、小鸟儿也都鸣唱起来。  月辉可以被遮挡一时,但重现后的月亮会更加清丽亮堂。  月色下,整个城市渐渐地入睡了,只有一盏灯一直亮到天明。    【二】  “王处长,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清早,我正在保卫处和同事们热烈地互道昨夜的月食,只见三车间的李主任慌慌张张地跑了来。  “王处长啊,车间失盗了。十台点焊机,四台上的电极板不见了。”老李急急地说。“唉,这批活不能按期完成,那个青面皮的夏新民非吃了我不可。”  听了李主任的话,我也不禁心里一惊:“这个节骨眼上失窃,公司可真的要出大事了。”  我们这个国有企业,已经连续亏损了五年。总经理换了一任又一任,公司始终不见起色。领导换得像跑马灯,职工也就越来越涣散。别说没事干,就是有了订单,也拖拖拉拉的交不了货。市里领导没耐心了,撂下一句话:再给你们一年时间,如果还不能起死回生,那就干脆破产或者卖了算了。  这当口,夏新民来了。他放着经委副主任的金交椅不坐,自告奋勇地要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也不例外。凭着他多年的人脉关系,先是到银行贷了一大笔款。两个亿!我们这破公司已经三年没从银行拿到一分钱了,这数字,听着都吓人。接下来他去了一趟深圳,拿下一笔大订单。这订单也够吓人的,工厂可以一直做三年。不过就是条件也吓人,每个月都要按时交货,晚一天,罚十万。这第三把火,就是抓制度建设。他在公司干部会上说:“对职工,我们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要施之以法。你们记住了,在我这里制度大于总经理。公司这些年不死不活,就是失之于制度建设。干部松松垮垮,工人必然懒懒散散。我们是个防爆企业,遍地都是烟头,这怎么得了。王处长,这制度建设,就从你们保卫处禁烟开始。”  夏新民的第三把火,不久就烧到了我头上。  这天,我正在保卫处填消防报表。夏新民走进来了。我赶紧起身让座,给他递烟倒水。嘴里说着:“夏总好。”  “好什么好?”他对我吼了一句。“公司的禁烟令下去多久了?”他问。  “一个月了吧。”我陪着笑脸答。  “贯彻的怎么样啊?”他又问。  “还好吧。”我小心地回答。  “好个屁!你自己瞧瞧这是什么?”夏新民把一大把的烟头、烟屁股拍在我桌子上。  “夏总,真的是好多了。咱这三千多人的厂子,他一时半会的也不可能把烟都禁了。再说……”  “我不听你扯淡,你不要以为是我表弟,就可以跟我打哈哈。告诉你,从严治厂,我就从你开始!”夏新民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  “我已经和周书记通了气,烟头多的一车间、六车间,两个主任撤职。你监管不力,罚款三千块。你自己写个公告,贴厂门口告示牌里。”  “你……”没等我说话,夏新民一拍屁股走了。  “你,你混蛋——”我朝着他的背影大骂了一声。  我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夏新民得了个绰号:青面皮。  自从他“大义灭亲”罚了我的款,还把我的检讨在厂门口贴了一个多星期。这之后,夏新民又陆陆续续把好几个中层干部撤了职。还有十几个调皮捣蛋的工人也被他给开除了。这期间,不论谁来说情都没用。有一次副市长来说情,也被他青着个面皮顶了回去。他这“青面皮”的绰号,从公司传到了市里。  不过说也奇怪,自打“青面皮”来了以后,公司好像死人皮囊里被吹了仙气,竟然一日一日的活了起来。渐渐地一切都走上了规矩。  “嗨,王处长啊,你倒说说怎么办哪。一天就是十万块,我们车间罚不起啊。”李主任盯着我说。  “老李啊,你别就想着罚点款。听我表哥说,要是耽误了工期,人家深圳方面撤了合同,咱公司可就得破产了。别忘了,咱银行还贷着两个亿呢。”  给我这一说,李主任吓得带出了哭音:“这可咋办呢?昨天下班是我关的门窗,门窗都关得锁得好好的。电极板我问过供应处了,咱这是专用设备,没个一星期到不了货。我的个妈呀,你个缺德鬼小偷,整死我了……”李主任说着哭了起来。  看着老李的样子,我也有些难过。“老李,别这个样子。你丢了东西,我们保卫处也有责任。“青面皮”放不过你,也饶不了我,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那你说怎么办?”李主任抹了把泪。  “瞧你这熊样。天塌了,有大个顶着。你快回去调整生产,破案的事儿,我来做。记住啦,这事先别叫‘青面皮’知道,回去听我的消息。”  李主任胡乱应了一声,走了。    【三】  要说李主任那小子,真他妈没出息。说好了先不要告诉“青面皮”,他偏不听,出门就跑去报告了。结果怎么样啊?被撤了职!算是他自己坦白交代的,夏新民手下留情,让他“代职立功,以观后效”。  紧接着一个电话打过来:“限你24小时破案,不然我撤了你的职!”  不等我说话,夏新民那边就把电话挂了。“李小毛你个笨蛋,你算什么光屁股兄弟,你个软蛋!”我不怪表哥,心里把李主任骂了好几遍。  上次给他罚了三千,这次要撤我的职。看来,这个公司我是待不下去了。  早上,李主任走后,我就带了人去看三车间的现场。门窗、墙壁、地面、机器都做了仔细勘察,没有发现任何撬动的痕迹。从各种迹象看,很像是内部人做案。  于是,我们又把车间里的人头排了一遍。这个车间都是老工人,没有什么手脚不干净的。这几年工厂虽然穷,但职工们都遵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  破案找不到线索,我也顾不得公司的禁烟令了,躲进保卫处的档案室,一根接一根的冒烟。不一会儿,烟头就装满了罐头瓶子。  下班的铃声响了,内勤小刘提醒我:处长,下班了。我对她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唉,谁当家,谁知柴米贵啊。  老话说得好啊。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苦思冥想不得要领的时候,从外间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我问了一声:“谁啊,进来。门开着呢。”  一个女人细得像蚊子似的声音送进来:“王处长,我来自首。”  听了这话,我赶紧跑了出来。这不是三车间的寡妇周丽吗?周丽看见我,立刻就哭了。“大兄弟啊,我对不起大家伙啊。车间的电极板是,是……是我偷的。”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赶紧递了手绢给她抹泪。倒了一杯茶送她手里:“大姐,别哭,有什么事你慢慢说。”案子破了,我一下轻松了起来。  “大兄弟啊,你是知道的,我家的死鬼他死的早。撇下个儿子才六岁。我守了十五年的寡啊。孩子懂事,今年考上大学了。我又是高兴,又犯愁啊。好几万的学费,到哪儿去找啊。  “我就这么几个工资,刚刚够我们娘俩吃饭的。孩子三年、五年都添不上件新衣服。有时候没啥吃的了,我就到菜场去拣点菜叶子。日子总算对付着过。这会儿孩子要上大学了,我想着再委屈也不能委屈了孩子。我就厚着脸,亲戚朋友家一户户去借钱,可没人借给我啊。这些年为孩子读书,我已经问亲戚朋友借了个遍。孩子舅妈说了,再借给你钱,你指望拿什么还呢?  “以前,我也向厂子工会借过钱,工会逢年过节也给我些补助。这些年公司效益不好,补助也越来越少了。我前几年借工会的钱,也都没还上。工会体谅我,从没催我还。这次想借点钱,自己也觉得开不了口。  “孩子下周就要去报到了,我心里急啊。这十五年,我们娘俩不容易啊。我每天都盼着孩子有个出息的日子,他就是我的盼头啊。孩子懂事啊,他说娘,要是家里没钱,我就不读书了,我也到工厂挣钱养家。听了孩子的话,我心都要碎了。不让他读书,我怎么对得起他死了的爹,对得起跟我吃了十几年苦的孩子?  “先前,我听人说电极板能卖钱。昨天夜里,孩子和同学相约了去天文馆看日食。我就一时犯了糊涂……  “回到家,我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我这个后悔啊,一夜天都没睡。我跪在我那死鬼男人像前,偷偷哭了一夜。我不是人啊。大兄弟,我真的没脸见人了。”  “我本来一大早,看见你带人到车间看现场时就想自首。可当着那么多的人,我实在没勇气。后来,听说因为我偷东西,李主任被撤了职,我就更没勇气了。老李,他和俺孩子爹是好兄弟啊。我魂不守舍的挨到下班。听着工友们千贼万偷的骂,就像万箭穿心。大兄弟,你知道俺的,长这么大,俺就没有偷过一根针哪。  “唉,俺不能活了。东西俺给你送回来。送回来俺就跳河死了算了……俺也没脸去见俺那死鬼了。”周丽说着、说着嚎啕大哭起来。  听了周丽的诉说,我也多少有了些自责。周丽的丈夫是为工厂救火死的。她的家这么困难,自己怎么一点都没关心过她?她是贼,我是什么?  案子破了,我怎么给我的“青面皮”表哥汇报呢?    【四】  今夜的月亮真好。  昨夜被天狗吃了的月亮,今夜好像更圆了。月亮挂在柳梢上,银白的光辉映照在我办公室的窗上,也把窗外在微风中晃动的香樟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安排好周丽。我拿起电话给夏新民打电话:“夏总啊,我向你报告,案子破了。”在单位,我从来都不喊他表哥。  “是谁啊?”他问。  “是三车间的寡妇周丽。”我把寡妇两个字说得很重。  “知道了,按制度处理。”夏新民冷冷地说。  “你是说……表哥,人家是个寡妇。”我想为周丽说情。  “别跟我套近乎,再说一遍,按制度处理。”夏新民仍旧冷冷地说。  “你,你个青面皮!”我愤愤地骂了一句。  “嘿嘿……”夏新民居然笑了:“你也骂我青面皮。好,好。明天周末,你带我到周丽家看看好吗?”“青面皮”的口气里,终于有了点人情味。  “嗯,好啊。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好话不听,愿意讨骂。蜡烛,不点不亮。放下电话,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赶到了周丽的家。她住在石库门二楼,一间小房子,十多个平方米。屋里一边一张床,靠窗一张破旧的写字台,右手两只破箱子摞在一起。正面墙上,挂着周丽丈夫张万喜的遗像。这户人家可谓是家徒四壁。  孩子不在家。周丽从屋里迎出来,两眼红肿,好像刚刚哭过的样子。夏新民拉了一把周丽的手,什么也没说,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张万喜的遗像前。他这一跪,把周丽和我惊呆了。  夏新民一脸严肃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喃喃地说:“大哥,你家的事,我都听表弟说过了。你啊,是咱们公司的救火英雄。公司没有照顾好大嫂和孩子,亏待了他们。我来公司三个月了,对你家的困难茫然不知。我这个总经理问心有愧啊。我代表公司给你陪礼了。”  听了夏新民的一番话,周丽好像从梦中醒来。她赶紧地扶起夏新民,嘴里喊着:“夏总,使不得,使不得。你羞死我了。”周丽说时,已经满脸是泪。 共 79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和并发症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发病后会有哪些症状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三门峡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其他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漳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三门峡有哪些法四医院 南阳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玉林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文山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肝炎医院哪家好 迪庆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肝炎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屈光医院哪家好 武威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张掖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可克达拉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重庆二乙医院哪家好 新疆一甲医院哪家好 随州一乙医院哪家好 南阳三甲医院哪家好 周口三甲医院哪家好 成都一乙医院哪家好 德阳三级医院哪家好 雅安其他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一甲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一级医院哪家好 女性饮食 产后 婴儿用品 男科疾病 青春期保健 瘦臂 有毒气体 北京耳鼻喉医院哪家最好乘车路线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线咨询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 广州建国医院 济南哮喘病医院 上海健桥医院评价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评价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地址 贵阳脑癫癫痫病医院地址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地址 皮肤美容方法 浅表性胃炎吃什么药 预防不孕不育的方法 康复医学科医院 医学影像学医院 有机氯杀虫剂中毒医院 硬化症医院 胰腺肉瘤医院 咽部神经鞘膜瘤医院 异常妊娠医院 异常分娩医院 甘肃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甘肃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甘肃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甘肃有哪些其他医院 甘肃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眼底医院 江门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江门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产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伊春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大连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