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流年凤鸣梁溪月食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1:46:2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秋日的天空很明净。月亮高高地挂在蓝幽幽的夜空中,洒下一抹银色的清辉。月的影子映在工厂的喷水池里,静静的水面上,也有了个静静的圆圆的月亮。  工厂的大道旁种植着浓密的香樟树,把长长的阴影投射在高大的厂房墙上、窗上。一片片流云,仿佛是草原上的羊群,缓缓地从月亮身边走过。月亮一霎间不见了,一会儿月亮又透过“羊群”的缝隙,向着大地洒下皎洁的光芒。“羊群”缓缓地移动着,月光也就像是探照灯一样忽暗忽亮。  天空中,有微微的风吹起来了。天上那原本缓缓移动的“羊群”,仿佛受了惊吓一般,仓促逃散,消失在了远方。天空顿时碧澄如洗,月亮像是刚打磨出来的明镜,清辉耀眼,把整个厂区照的亮堂堂的。工厂后墙的小溪里,卧在荷叶里的青蛙,呱呱地唱着,似乎是在为这座无人的工厂,守夜打更。  忽然,青蛙瞪大了半闭着的眼睛。它看见圆圆的月亮不圆了,它的左边出现一个小小的缺口,她被谁吃掉了一块。青蛙更加惊恐了。上帝啊,月亮又被吃掉了一块。“呱呱,呱呱……”青蛙惊恐地大叫起来:不好了,天狗吃月亮了!  天狗是个女人。据说古时候,有位皇后娘娘,生性暴戾,专喜捉弄人。这一日,她忽生恶念,让手下人做了三百六十只狗肉馒头,说是素馒头,要到寺院去施斋。当她看见和尚们吃下她的狗肉馒头后,乐得拍手大笑:“今日和尚开荤啦!和尚吃狗肉馒头啦!”其实,太子识破了母后的恶心,早就通知庙里方丈换掉了这些狗肉馒头。这件事被玉帝知道了,玉帝大怒,把皇后打入十八层地域,变成一只恶狗,让其永世不得超生。后来,这恶狗从地狱逃了出来,就窜到天庭去找玉帝报复。她找不到玉帝,就去追赶太阳和月亮,想将它们吞吃了,让天上人间变成一片黑暗。她追到月亮,就将月亮一口吞下去;追到太阳,也将太阳一口吞下去。不过恶狗怕锣鼓、燃放爆竹,于是每当月食、日食发生,城乡百姓就敲锣击鼓、燃放爆竹,天狗就只好把太阳和月亮吐出来。过了些时日,恶狗报复心又生出来了,就又去追赶太阳和月亮。今天晚上,她又追上了月亮,就一口一口的把月亮往肚里吞。  青蛙看傻了。月亮被天狗完全地吞下去了。天地一片漆黑,只有几颗星星吓得直眨眼。这时候,有一个黑影闪进了工厂车间的大门。  城乡间,响起了一片锣鼓声、爆竹声,天狗惊慌了,不情愿地把月亮吐了出来。月亮迅速地爬上中天,变成了橘红色,更加灿烂辉煌,金光耀眼。“呱呱,呱呱……”荷叶上的青蛙兴奋地大叫了起来,所有小溪旁,树林里的昆虫、小鸟儿也都鸣唱起来。  月辉可以被遮挡一时,但重现后的月亮会更加清丽亮堂。  月色下,整个城市渐渐地入睡了,只有一盏灯一直亮到天明。    【二】  “王处长,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清早,我正在保卫处和同事们热烈地互道昨夜的月食,只见三车间的李主任慌慌张张地跑了来。  “王处长啊,车间失盗了。十台点焊机,四台上的电极板不见了。”老李急急地说。“唉,这批活不能按期完成,那个青面皮的夏新民非吃了我不可。”  听了李主任的话,我也不禁心里一惊:“这个节骨眼上失窃,公司可真的要出大事了。”  我们这个国有企业,已经连续亏损了五年。总经理换了一任又一任,公司始终不见起色。领导换得像跑马灯,职工也就越来越涣散。别说没事干,就是有了订单,也拖拖拉拉的交不了货。市里领导没耐心了,撂下一句话:再给你们一年时间,如果还不能起死回生,那就干脆破产或者卖了算了。  这当口,夏新民来了。他放着经委副主任的金交椅不坐,自告奋勇地要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也不例外。凭着他多年的人脉关系,先是到银行贷了一大笔款。两个亿!我们这破公司已经三年没从银行拿到一分钱了,这数字,听着都吓人。接下来他去了一趟深圳,拿下一笔大订单。这订单也够吓人的,工厂可以一直做三年。不过就是条件也吓人,每个月都要按时交货,晚一天,罚十万。这第三把火,就是抓制度建设。他在公司干部会上说:“对职工,我们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要施之以法。你们记住了,在我这里制度大于总经理。公司这些年不死不活,就是失之于制度建设。干部松松垮垮,工人必然懒懒散散。我们是个防爆企业,遍地都是烟头,这怎么得了。王处长,这制度建设,就从你们保卫处禁烟开始。”  夏新民的第三把火,不久就烧到了我头上。  这天,我正在保卫处填消防报表。夏新民走进来了。我赶紧起身让座,给他递烟倒水。嘴里说着:“夏总好。”  “好什么好?”他对我吼了一句。“公司的禁烟令下去多久了?”他问。  “一个月了吧。”我陪着笑脸答。  “贯彻的怎么样啊?”他又问。  “还好吧。”我小心地回答。  “好个屁!你自己瞧瞧这是什么?”夏新民把一大把的烟头、烟屁股拍在我桌子上。  “夏总,真的是好多了。咱这三千多人的厂子,他一时半会的也不可能把烟都禁了。再说……”  “我不听你扯淡,你不要以为是我表弟,就可以跟我打哈哈。告诉你,从严治厂,我就从你开始!”夏新民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  “我已经和周书记通了气,烟头多的一车间、六车间,两个主任撤职。你监管不力,罚款三千块。你自己写个公告,贴厂门口告示牌里。”  “你……”没等我说话,夏新民一拍屁股走了。  “你,你混蛋——”我朝着他的背影大骂了一声。  我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夏新民得了个绰号:青面皮。  自从他“大义灭亲”罚了我的款,还把我的检讨在厂门口贴了一个多星期。这之后,夏新民又陆陆续续把好几个中层干部撤了职。还有十几个调皮捣蛋的工人也被他给开除了。这期间,不论谁来说情都没用。有一次副市长来说情,也被他青着个面皮顶了回去。他这“青面皮”的绰号,从公司传到了市里。  不过说也奇怪,自打“青面皮”来了以后,公司好像死人皮囊里被吹了仙气,竟然一日一日的活了起来。渐渐地一切都走上了规矩。  “嗨,王处长啊,你倒说说怎么办哪。一天就是十万块,我们车间罚不起啊。”李主任盯着我说。  “老李啊,你别就想着罚点款。听我表哥说,要是耽误了工期,人家深圳方面撤了合同,咱公司可就得破产了。别忘了,咱银行还贷着两个亿呢。”  给我这一说,李主任吓得带出了哭音:“这可咋办呢?昨天下班是我关的门窗,门窗都关得锁得好好的。电极板我问过供应处了,咱这是专用设备,没个一星期到不了货。我的个妈呀,你个缺德鬼小偷,整死我了……”李主任说着哭了起来。  看着老李的样子,我也有些难过。“老李,别这个样子。你丢了东西,我们保卫处也有责任。“青面皮”放不过你,也饶不了我,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那你说怎么办?”李主任抹了把泪。  “瞧你这熊样。天塌了,有大个顶着。你快回去调整生产,破案的事儿,我来做。记住啦,这事先别叫‘青面皮’知道,回去听我的消息。”  李主任胡乱应了一声,走了。    【三】  要说李主任那小子,真他妈没出息。说好了先不要告诉“青面皮”,他偏不听,出门就跑去报告了。结果怎么样啊?被撤了职!算是他自己坦白交代的,夏新民手下留情,让他“代职立功,以观后效”。  紧接着一个电话打过来:“限你24小时破案,不然我撤了你的职!”  不等我说话,夏新民那边就把电话挂了。“李小毛你个笨蛋,你算什么光屁股兄弟,你个软蛋!”我不怪表哥,心里把李主任骂了好几遍。  上次给他罚了三千,这次要撤我的职。看来,这个公司我是待不下去了。  早上,李主任走后,我就带了人去看三车间的现场。门窗、墙壁、地面、机器都做了仔细勘察,没有发现任何撬动的痕迹。从各种迹象看,很像是内部人做案。  于是,我们又把车间里的人头排了一遍。这个车间都是老工人,没有什么手脚不干净的。这几年工厂虽然穷,但职工们都遵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  破案找不到线索,我也顾不得公司的禁烟令了,躲进保卫处的档案室,一根接一根的冒烟。不一会儿,烟头就装满了罐头瓶子。  下班的铃声响了,内勤小刘提醒我:处长,下班了。我对她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唉,谁当家,谁知柴米贵啊。  老话说得好啊。天无绝人之路。正当我苦思冥想不得要领的时候,从外间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我问了一声:“谁啊,进来。门开着呢。”  一个女人细得像蚊子似的声音送进来:“王处长,我来自首。”  听了这话,我赶紧跑了出来。这不是三车间的寡妇周丽吗?周丽看见我,立刻就哭了。“大兄弟啊,我对不起大家伙啊。车间的电极板是,是……是我偷的。”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赶紧递了手绢给她抹泪。倒了一杯茶送她手里:“大姐,别哭,有什么事你慢慢说。”案子破了,我一下轻松了起来。  “大兄弟啊,你是知道的,我家的死鬼他死的早。撇下个儿子才六岁。我守了十五年的寡啊。孩子懂事,今年考上大学了。我又是高兴,又犯愁啊。好几万的学费,到哪儿去找啊。  “我就这么几个工资,刚刚够我们娘俩吃饭的。孩子三年、五年都添不上件新衣服。有时候没啥吃的了,我就到菜场去拣点菜叶子。日子总算对付着过。这会儿孩子要上大学了,我想着再委屈也不能委屈了孩子。我就厚着脸,亲戚朋友家一户户去借钱,可没人借给我啊。这些年为孩子读书,我已经问亲戚朋友借了个遍。孩子舅妈说了,再借给你钱,你指望拿什么还呢?  “以前,我也向厂子工会借过钱,工会逢年过节也给我些补助。这些年公司效益不好,补助也越来越少了。我前几年借工会的钱,也都没还上。工会体谅我,从没催我还。这次想借点钱,自己也觉得开不了口。  “孩子下周就要去报到了,我心里急啊。这十五年,我们娘俩不容易啊。我每天都盼着孩子有个出息的日子,他就是我的盼头啊。孩子懂事啊,他说娘,要是家里没钱,我就不读书了,我也到工厂挣钱养家。听了孩子的话,我心都要碎了。不让他读书,我怎么对得起他死了的爹,对得起跟我吃了十几年苦的孩子?  “先前,我听人说电极板能卖钱。昨天夜里,孩子和同学相约了去天文馆看日食。我就一时犯了糊涂……  “回到家,我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我这个后悔啊,一夜天都没睡。我跪在我那死鬼男人像前,偷偷哭了一夜。我不是人啊。大兄弟,我真的没脸见人了。”  “我本来一大早,看见你带人到车间看现场时就想自首。可当着那么多的人,我实在没勇气。后来,听说因为我偷东西,李主任被撤了职,我就更没勇气了。老李,他和俺孩子爹是好兄弟啊。我魂不守舍的挨到下班。听着工友们千贼万偷的骂,就像万箭穿心。大兄弟,你知道俺的,长这么大,俺就没有偷过一根针哪。  “唉,俺不能活了。东西俺给你送回来。送回来俺就跳河死了算了……俺也没脸去见俺那死鬼了。”周丽说着、说着嚎啕大哭起来。  听了周丽的诉说,我也多少有了些自责。周丽的丈夫是为工厂救火死的。她的家这么困难,自己怎么一点都没关心过她?她是贼,我是什么?  案子破了,我怎么给我的“青面皮”表哥汇报呢?    【四】  今夜的月亮真好。  昨夜被天狗吃了的月亮,今夜好像更圆了。月亮挂在柳梢上,银白的光辉映照在我办公室的窗上,也把窗外在微风中晃动的香樟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安排好周丽。我拿起电话给夏新民打电话:“夏总啊,我向你报告,案子破了。”在单位,我从来都不喊他表哥。  “是谁啊?”他问。  “是三车间的寡妇周丽。”我把寡妇两个字说得很重。  “知道了,按制度处理。”夏新民冷冷地说。  “你是说……表哥,人家是个寡妇。”我想为周丽说情。  “别跟我套近乎,再说一遍,按制度处理。”夏新民仍旧冷冷地说。  “你,你个青面皮!”我愤愤地骂了一句。  “嘿嘿……”夏新民居然笑了:“你也骂我青面皮。好,好。明天周末,你带我到周丽家看看好吗?”“青面皮”的口气里,终于有了点人情味。  “嗯,好啊。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好话不听,愿意讨骂。蜡烛,不点不亮。放下电话,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赶到了周丽的家。她住在石库门二楼,一间小房子,十多个平方米。屋里一边一张床,靠窗一张破旧的写字台,右手两只破箱子摞在一起。正面墙上,挂着周丽丈夫张万喜的遗像。这户人家可谓是家徒四壁。  孩子不在家。周丽从屋里迎出来,两眼红肿,好像刚刚哭过的样子。夏新民拉了一把周丽的手,什么也没说,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张万喜的遗像前。他这一跪,把周丽和我惊呆了。  夏新民一脸严肃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喃喃地说:“大哥,你家的事,我都听表弟说过了。你啊,是咱们公司的救火英雄。公司没有照顾好大嫂和孩子,亏待了他们。我来公司三个月了,对你家的困难茫然不知。我这个总经理问心有愧啊。我代表公司给你陪礼了。”  听了夏新民的一番话,周丽好像从梦中醒来。她赶紧地扶起夏新民,嘴里喊着:“夏总,使不得,使不得。你羞死我了。”周丽说时,已经满脸是泪。 共 79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的临床表现和并发症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癫痫发病后会有哪些症状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通讯 微信上开店怎么开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