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独圣 第两百三十五章 破局

时间:2019-10-13 02:32: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独圣 第两百三十五章 破局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李静轩的眼睛眯得越来越小,下面的白冲依旧一无所知。他有些喝高了,整个人行走时带着几分飘意。

“这样的飘,他是没有办法闪过,刺客的突袭吧!”李静轩看了,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知道在这个点上,想通过提醒来令白冲警觉,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办?李静轩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特别惊慌。因为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已经将自己可能遭遇到的事情,仔细的想了想。对于眼下所发生的。他尽管不是百分百猜到,却也有了大概的估计,自己到底该如何做。

“情况很糟糕……我必须直接出手了!”李静轩叹息了一声,身子一下子紧绷起来,却是做好突如其来的准备。

一步,两步,三步……

三尺,两尺,一尺……

原本笑意连连,交谈甚欢的几人,却是在与白冲行将交错而过的瞬间,扬起了自己手中的小刀。小刀呈银色,前尖后宽,刀背上密布了许多细碎的利齿,在他们扬起的瞬间耀出几颗耀眼的星点。

他们出刀了。只是轻轻一抬手,数道寒芒便嗖的一下切裂虚空,带起如电的长虹直扑白冲的脑袋。而就在这小刀破空的瞬间,浓重的杀机也随之笼罩住了白冲。

一时间,白冲只觉身体一寒,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住了一般。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便亡魂大冒起来――他看到了扑面而来的寒芒,看到了寒芒之中的星点。他知道这星点十分致命,他迫切的想要移动自己的身躯,做出闪避的动作,但昏昏沉沉的脑袋会意过来了,而同样软绵绵的身子却提不起半点力量。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这么绝望的看着,瞧着那银色的星点在自己的眼前迅速的扩大。

白冲可谓是等死在当场了。但死亡的感觉并没有降临到他的身上。

一阵恶风从自己左脑的后方传来,白冲还来不及反应,便感受到自己左脸颊被劲风扫到,宛如被扇了一巴掌似的,总是一片火辣辣的疼痛。

不过,这只是一件小事。至少,在这一莫名其妙的“巴掌”之下,那扑向自己面门的星点消失了。

之后传来了清脆的瓦片破裂之声,将被突变弄得迷糊不已的人们惊醒。他们顺着声响看去,便见几块碎裂的瓦片之中,混合了五把银亮。这小刀乃是精钢打造,可眼下却已经扭曲得不成模样。显然在刚刚那个令人措手不及的瞬间,却是由这几片碎瓦块将这五把飞刀打下,救了白冲一行人的性命。

“该死……”突袭竟然没有成功,出手攻击的五个刺客不由得暗骂一声。

不过,他们并没有随即远遁,而是在互相对望一眼之后,由其中两个身材矮小的麻衣之人扑上前去,翻出藏于衣服里的短匕,朝白冲的咽喉、胸口刺击。

而其余的三人则同样挚出了匕首,却没有上前,只是小心翼翼的在白冲等人的身边戒备着。他们已然清楚的明白有人在暗中帮助白冲。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帮助的人究竟藏在哪个位置,但小心戒备却是无错的。

“果然是这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些人与其说是刺客,倒不如说是执行刺客的死士。”看着分工明确,揉身复上的那些杀手,李静轩暗叹一声。

当下运起元气,使了一个千斤坠的功法,让自己身子沉重起来,进而压裂瓦面的承载,令其断裂开来。

随着“咔啦……咔啦……”的声音不断响起,无数的瓦片碎末,混合着漫天的灰尘往下面的众人当头罩下,宛如一片阴云劈头盖脸。在偌大的一片阴影之中,李静轩的身形落下。他身形长开,举手投足之间响起了劈哩啪啦的声响,旋即一抹寒光从他的背上撩起,于昏暗之中抹出一道弧光便朝扑向白冲的两人扫去。

“小心!”杀手的同伴大声提醒道。他们不是出口那么简单,在出声呐喊的同时,他们手中的匕首也带着一去不复还的气势,狠狠的朝李静轩身上的要害插去。

“哼!”感受到这些杀手身上涌动的气息不过是锻体八层的水平,李静轩不由得冷冷的吭了一声,嘲讽的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话音未落,李静轩手中长剑便散出尺许来长的剑芒如电一般向前一抹。

虹光闪过,惨叫声起,鲜血如喷泉一般汹涌而出,一下子就将白冲和他的伙伴淋了一个通透。

浓重的血腥味涌上鼻腔。这令人作呕的味道,让白冲等人的酒意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他们骇然的瞪起了眼睛,这才诧异的发现,方才向自己刺杀过来的两个刺客,此时已被李静轩的那一剑斩断了持匕的手,裂开了火热的胸膛。李静轩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击,虽不曾直接要了他们的性命,却也破灭了两人的战力,让他们重伤倒地。

“小心!”两个杀手的重伤固然令人欢喜,可眼角边际的闪光却更令人揪心,在恢复神志的一瞬间,白冲理所当然的看到了三道寒芒疾驰而过的残影,看到另外三个杀手嘴角边的狞笑。

对于他们这些杀手来说,在自己的杀招之下,李静轩不顾自身安全也要先消灭对白冲的威胁,这理所当然的令他们感到吃惊。但,他们在吃惊之余,心中也有欢喜,因为他们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将李静轩这个捣蛋鬼灭杀的机会。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的向前疾驰,手中长剑之上更添加了几分力道,同时剑锋诡异多变起来,隐隐重重的锋芒闪出涵盖了李静轩脑后背上的诸多要害。很明显,他们是要在这一击之间将李静轩彻底解决。

一时间,寒芒如电,杀意凛然,白冲的提醒似乎有些迟了,三把锋利的匕首眼见就要刺入李静轩的身体。

然而,李静轩并没有惊慌。来自背后的危机他感受到。在当初决定先救下白冲的时候,他便已经估算到这一幕的发生。然而,他并没有将这一幕的危险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的估算之中,对方的匕首想要刺到自己身上却是不可能的。

“……匕首小巧,比剑锋断了两尺有余……你们的锋刃对于我来说永远的都是在毫厘之外。对于你们的突袭,我只要……”李静轩暗中算计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分毫停止。

银色的剑光从右往左的飞掠之后,在李静轩的一个巧劲之下,在他身子的左侧打起了旋儿。剑柄在空中转悠,迅速被他倒卷而起的空袖给兜住。之后,李静轩的左肩一个颠劲使出,肩膀微微一晃,银色的长剑便在空中荡了一个剑花,朝他的后背反手攒刺。

这只是一击,可是一击之下剑锋抖动,寒芒吞吐,剑气分洒。一把长剑,在瞬息之间幻化为了三道凝实的剑影逆着那三个杀手的匕首而上,带起了耀眼的光华。

“噗……噗……噗!”光华璀璨的虹芒没入那三人的胸膛,三声沉闷的入肉之音响起。三名杀手脸上的狰狞被彻底的凝固住了,他们动作停止下来,整个人宛如雕塑一般呆然。此时,他们手中的匕首锋刃离李静轩的后背只有不到三寸的距离。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这么短短的三寸,对于李静轩来说无疑是地狱与天堂的区别。而对于那三名杀手来说,他们漏算了自家匕首与目标长剑之间的长短区别,使得他们失去了原本唾手可得的胜利,进而被李静轩轻易的反杀了。

“啪……啪……啪!”随着李静轩抽剑而回,三个杀手的尸身迅速的扑倒在地上,惊起了相当的沉闷的声响。

对于他们的倒地,李静轩面容依旧平静。他手持长剑,滴溜溜旋了个身形,将一道银光从另外两个哀号不已的杀手脖间抹过,彻底的将他们了账。

至此,突入芳草阁门口试图对白冲进行暗杀的五个杀手皆尽殒命于李静轩的剑下。

而时间才过去了不过区区的十息功夫。

刀光剑影,生死徘徊,这十息时间里出现的如此变故,着实让白冲和他的朋友们看得目瞪口呆。

“李小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会有杀手……而你又怎么会……”变故来得太奇怪,也太突然,白冲手足无措之下,自然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言语之中却是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了。

“其实是这样的!”面对白冲的疑惑,李静轩挑要紧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和白冲说了,并且着重讲解了眼下他们这些人所遭遇的情况。

当然,李静轩看到了白冲身边还跟着其他人,是以在说明情况的时候,他并没有点名外面的那些人只是针对白冲一个人来的。他在解说情况的时候,将外面杀手的目标说得含糊了,隐隐表达出来的意思,却是外面的那些人是想将白冲和他的朋友们一打尽。

“怎会如此?怎至于如此!那些人……难道为了一点份额,就不讲规矩了嘛?”李静轩只是说明了情况,并没有详细解释双方冲突的缘由,然而他没有讲出来的东西,却在白冲左手边那个胖胖的商人朋友的脑补之下,得出了一个十分合理的解释。

“或许,在他们看来利益才是关键的。为了利益,他们会不顾一切,践踏一切。”在白冲右手边的另一个看着像武夫多过像商人的黑面汉子嗡声答道。作为商人,他们的脑袋瓜都是很灵活的,那个胖子才没头没尾的说了那么一句,这个黑面汉子便已然清楚的了解他话语中的意思了。

“白兄,你怎么看?”听黑面汉子如此说,胖子的眉头微微一皱,询问白冲道。

“唉……我现在方寸已乱,哪里还有心思考虑这么多。”白冲苦恼的摇了摇头,摆摆手:“按我这位小兄弟的说法,外面满大街都是来杀我们的人。看来我们的敌人为了除掉我们已是下了大力气。他们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我们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肖想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谁?他们倒地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倒不如花点精神好好的思索一下,我们究竟该如何破解眼下的危局吧。外面的敌人实力不是很强,但人数却很多,他们堆也能把我们给堆死了。”

“唉……这也确实是这样!怎么办?我们究竟该如何是好?和楚兄和白兄不同,我这百十斤可是手无缚鸡之力啊。”胖子苦笑着摊开了手。他认可白冲所说的,但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毕竟,他和白冲以及那位楚兄多少都有点修为,他只是一个纯粹的普通人而已。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要我的性命,那我就和他们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我就赚了。”那位楚兄嗡头嗡脑的说道。他是一个十足的行动派,这边才说着呢,那边便要冲出去和外面的人拼命。

“等一等……外面的敌人势大,你这样冲出去,是给他们送人头吗?”看着他如此冲动,白冲连忙拉住了他,“别急,我们先做好计议。要杀,接下来有你杀的

。只是,我并不认为直接冲出去就能解决一切。”

“那你的想法是……”黑面楚兄诧异的望着白冲。

“我们必须先给这些人一点压力。”白冲想了想说道:“我们都是一家之主,身上恐怕都带着联络家中武力的号令。现在情势危机,我们再也不能顾及什么影响了。大家都把自己的号令拿出来激发了。通知我们的家人,让他们过来解救我们。”

“这可行?我怎么觉得有些不靠谱呢?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胖子摇了摇自己的大脑袋,并不认为白冲所说的是一个好主意。

“呵呵!这只是一个做出来的姿态!”胖子的意见白冲十分认可,但他要这样做的想法,并不是胖子所想的那么简单:“我们发出信号,我们的家人肯定会找城守府向他们施加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守城军必须过来解救我们。这无疑就给外面的杀手限定了一个时间。他们若想干掉我们,就必须在守军到来之前。守城军从城守府出发抵达这里,快需要两刻钟的功夫,我们料敌从宽,那按照两倍的时间量计算,我们也只需坚守半个时辰就够了。以我们的战力,这点时间,我们想我们还是能够支应过来的。”

“嗯,有道理!”胖子听说之后,想了想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按你说的办吧!”黑面楚兄也认可了这个方法。

于是众人开始行动起来。(未完待续。)

成都治疗妇科病多少钱
广州前列腺炎医疗需要多少钱
云南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上海女性检查不孕不育医院
陕西医院看妇科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三门峡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其他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漳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漳州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三门峡有哪些法四医院 南阳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玉林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保山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楚雄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红河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文山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肝炎医院哪家好 迪庆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迪庆肝炎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嘉峪关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屈光医院哪家好 武威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张掖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医疗美容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双河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可克达拉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重庆二乙医院哪家好 新疆一甲医院哪家好 随州一乙医院哪家好 南阳三甲医院哪家好 周口三甲医院哪家好 成都一乙医院哪家好 德阳三级医院哪家好 雅安其他医院哪家好 佳木斯一甲医院哪家好 牡丹江一级医院哪家好 女性饮食 产后 婴儿用品 男科疾病 青春期保健 瘦臂 有毒气体 北京耳鼻喉医院哪家最好乘车路线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线咨询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 广州建国医院 济南哮喘病医院 上海健桥医院评价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评价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地址 贵阳脑癫癫痫病医院地址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地址 皮肤美容方法 浅表性胃炎吃什么药 预防不孕不育的方法 康复医学科医院 医学影像学医院 有机氯杀虫剂中毒医院 硬化症医院 胰腺肉瘤医院 咽部神经鞘膜瘤医院 异常妊娠医院 异常分娩医院 甘肃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甘肃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甘肃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甘肃有哪些其他医院 甘肃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贵州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产前诊断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眼底医院 江门有哪些中医皮肤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江门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产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威海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伊春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