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非洲三国决定分享尼罗河水世界数百代表见证

2019-02-26 20:54:49

非洲三国决定分享尼罗河水 世界数百代表见证签约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万岁,尼罗河!你来到这片大地,平安地到来,给埃及以生命”—这篇流传久远的《尼罗河颂》,道出世世代代埃及人对尼罗河的感情。尽管尼罗河流域有10个国家,但自1929年埃及与英国统治下的苏丹签下尼罗河流量87%的“历史性权利”以来,埃及从未对上游国家修坝“截水”的事情松过口。3月23日,埃及总统塞西、苏丹总统巴希尔和埃塞俄比亚(下简称埃塞)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却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签下历史性宣言,同意在有关埃塞修建复兴大坝问题上协商合作;而在2013年,时任埃及总统穆尔西还因大坝问题威胁要对埃塞开战。“这说明塞西的的确确想要做一个埃及历史上开辟新时代的伟人”,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殷罡24日对《环球时报》说,这个分享尼罗河水的初步协定来之不易,在埃及百废待兴的情况下,塞西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周边外交成绩”。

塞西:希望埃塞兄弟理解埃及

23日,在经过几小时的谈判之后,苏丹、埃及和埃塞三国领导人在喀土穆共同签署关于修建埃塞复兴大坝的原则宣言,三方同意在不损害各方根本利益的原则上,在复兴大坝蓄水、尼罗河水资源分配等问题上进行协商合作。

签字仪式在苏丹新总统府内举行,见证者有来自尼罗河流域10国、海湾国家、欧盟和向大坝项目提供贷款的世界银行等国家和组织的数百名代表。巴希尔称赞这份宣言是“历史性的”,海尔马里亚姆说,这标志着地区国家的合作水平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令人印象深的还是塞西的脱稿发言部分:“我现在想以一个普通埃及人而非总统的身份说几句,希望埃塞兄弟能够理解埃及此前的担心,我们不是要限制埃塞的发展,但我们的人民只能依靠这条河流,现在我们就合作达成共识,我认为大家建立的互信比签署宣言更重要,下一步就是要将文本转换成现实。”

英国《卫报》称,塞西的表态令人惊讶,几千年来,埃及人依赖于尼罗河农耕和饮水,他们担心复兴大坝的建设会减少其水供应。英国广播公司称,三国签署的这份初步协定,将结束“在共享尼罗河水问题上旷日持久的争端”。

宣言的签署受到国际社会赞誉,被称作“值得祝贺的历史性时刻”和“非洲政治文明的进步”。

宣言内容尚未对外公布。据《环球时报》了解,相关各方同意共同组建水资源分配机构,确保大坝不损害第三国利益,还将组建技术委员会,负责促进该宣言的实施和后续技术谈判。

两埃曾为大坝激烈对抗

宣言的达成来之不易,三方代表为此已进行了数年的艰苦谈判。尼罗河由青白两条尼罗河组成,沿途流经包括埃塞、苏丹、埃及等在内的10个国家,滋养着约3亿人口。在被誉为是“尼罗河的馈赠”的埃及,这条母亲河不仅孕育出灿烂的历史文明,更是不断增长的埃及人口赖以生存、谋求复兴的根本保障。埃塞则是尼罗河的“水塔”,为整个尼罗河提供了约85%的水量,它希望更好地利用尼罗河水,筑坝发电,灌溉农田。复兴大坝项目是埃塞已故总理梅莱斯的遗愿,预计到2017年完成时将成为非洲大陆上的水利和发电项目,发电量将达6000兆瓦,将极大改善该国电力短缺的现状。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24道,该项目耗资将超过40亿美元。

据法新社24道,在宣言签署前,这个大坝引发埃塞和埃及之间的一场争端。据埃及方面测算,一旦该计划落实,埃及每年从尼罗河获得的水资源将减少100亿立方米,阿斯旺大坝的发电量将减少18%左右,势必严重损害埃及经济。埃及政府强烈反对复兴大坝计划,2013年时任埃及总统穆尔西甚至威胁说:“尼罗河是埃及的生命河,如果尼罗河流量减少,那么我们只能要求以血偿还”。埃塞方面则抱怨开罗阻止捐助国和国际贷款人向大坝建设注入资金。两埃关系一度降至冰点。

塞西上台后,开始重新审视与上游国家的有关分歧,与埃塞等国领导人多次会面,谋求以更加包容和务实的心态共同开发利用尼罗河。据《环球时报》了解,新一轮谈判是从今年2月开始的,三国代表3月6日终于在苏丹达成初步一致。而就在等待宣言被三国领导人正式签署的前一周,还传出埃及要求埃塞对大坝项目做出部分更改的消息,苏丹为劝说两国如期签署宣言,做了大量调解工作,塞西23日也专门对苏丹的作用表示感谢。

埃及出让“历史性权利”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24道,埃及认为它对尼罗河的“历史性权利”得到1929年签订的《尼罗河水协定》和1959年修改后的该协定的保证,确立了埃及和苏丹对该河水的使用优先权以及埃及对上游项目的否决权。而埃塞等上游国家一直不满两国独霸资源,希望修改协定,重新分配尼罗河水资源。各方多次协商,但均因分歧过大,无果而终。

包括埃塞在内的尼罗河沿岸国家2010年签署了另一份协定,允许它们在未经开罗同意的情况下开建河流项目。苏丹和埃及都没有在2010年尼罗河流域协议上签字。埃及一度退出尼罗河流域国家组织以示抗议。

曾经对埃及而言,上游国家想控制或夺取尼罗河水,无异于“在太岁头上动土”。纳赛尔、穆巴拉克等多位埃及前领导人都对埃塞、苏丹等国修改河道、修筑大坝的企图发出过战争威胁。

“这的确是尼罗河争端产生以来,埃及对尼罗河开明的姿态”,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文萍对《环球时报》说,23日的宣言是一个很大的外交举措,释放了埃及与周边国家搞好关系的信号。殷罡说,这将使有关国家摆脱尼罗河水受限的压力,集中精力发展经济。

过去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能够放下呢?贺文萍对《环球时报》说,塞西政府目前面临IS、政权巩固等更棘手的挑战,尼罗河水问题不再是重中之重了。水域上的互通,可以加强物流,有利于埃及经济的恢复。埃及近年对中东事务的话语权有所下降,所以在外交格局上更重视非洲和周边稳定。

也有媒体对这份宣言的效力表示怀疑。美国“商业内幕”称,宣言目的是在埃塞的经济利益同埃及的国家安全关切之间实现平衡。目前签约的只有3国,历史证明,要在尼罗河流域10个国家间达成一份稳定协议“极其困难”。【环球时报驻苏丹特派 李逸达 环球时报 苏静 候涛】

感冒鼻塞咳嗽吃什么好
小儿感冒药中药推荐
新生儿便秘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